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琉璃女孩

相拥 : 再次拥抱你

  • 所有坚忍不拔的努力,都迟早会取得报酬
    • ———安格尔

梅雨走了,雨停了,可是阳光仿佛抛弃了平日里心爱的咖啡屋

向晚伴着人们怪异的眼光,在雨里背着一动不动的嘉然回到镇子已经三年了

自从嘉然走了以后,咖啡屋门上挂着的牌子就再也没有翻到open,咖啡屋的主人再也没有准时出现在咖啡屋的吧台那里,往日熙攘却又宁静安详的环境在三年前那一夜沦为泡影

嘉然安静的躺在粉色的房间里,好在身体并不会像普通人类那样消逝,还是如当初那样温暖的样子,只不过那抹湛蓝色再也不会睁开了

向晚从那一天开始很少再笑了,每天依然早早起床,打开嘉然的房门,用毛巾擦净嘉然的面庞,有几次向晚差点就没忍住吻上去,但是总在最后一刻停住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这样我真的算是和嘉然接吻么?

向晚苦笑一声,轻抚嘉然的脸颊,打开门走了出去

有不少镇子里的人来安慰向晚,也有不少人劝向晚,放弃吧,你该有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押在一个已经离开的女孩身上,向晚没有回答

是啊,我这是何苦呢?何苦不放过自己呢?

但是…

向晚平静地看着床上安静地女孩,自己可以伸出手抚摸她,但是又好像摸不到

我不想!我不想就这么失去她!

有着浅棕色的发丝的女孩缓缓睁开眼睛,和之前的一样,一片的荒芜和空洞,起初还慌张的找向晚,但过了一段时间,也就明白了,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地面没有绿色的覆盖,阳光照不到这里,脚下的沙土在踩上去的时候陷出一个小小的足印,昏暗的世界,巨大的风撕裂者嘉然,但嘉然没有止步,尽全力往前方走去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见晚晚!

一本本书被翻开,一本本书被拿走

嘉然走了后,向晚曾经陷入过一段时间的消沉,但当乃琳送来第一本琉璃女孩有关的书开始,向晚的眼里又出现了微弱的光

向晚每天除了必要的三餐和一些为了维生做一些委托,都是在书房度过,乃琳也不遗余力帮向晚搜集相关的记载和文献,渐渐地,向晚的笔记本也记了一本又一本

一步步的前行,一个个的足印

嘉然还是在往前面走着,狂风越来越大,仿佛要阻止前来的旅人,嘉然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有没有意义,不过,既然路还没走完,那就不能放弃,风开始卷起粉尘,但是嘉然的步子没有变小…

冬天到了呢…

嘉然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气温应该降下去了,嘉然疲惫的坐在墙边,该提醒晚晚加衣服了,不然那个笨蛋肯定会感冒的

向晚看着窗子外树枝上白色的结晶,默默地打开衣柜穿上以前嘉然给她买的毛衣。这个时候,嘉然肯定会提醒我加衣服了,可不能让然然担心啊

太阳下班了…

气温越来越低,可能已经在零下了吧,地上是无数的石粒,嘉然好不容易找到一块有些破损的布料,把它铺在地上,有点薄,对折一下再躺上去,好多了…总觉得有点冷呢,嘉然蜷缩着身体祈求着一丝温暖

嘉然的房门打开,向晚悄悄地走进来,给嘉然盖上一层棉被,轻轻抚摸着嘉然的头,脸上是许久未见的温柔

蜷缩着的嘉然松开了些,好像,暖和一点了啊,露出淡淡的笑容睡去,嘉然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但这一天,她又梦到了温暖的壁炉,软糯的蛋糕,和那个喜爱的少女

一个在逝者和生者中间的世界,一个蓝发的少女为蜷缩着瑟瑟发抖的女孩盖上棉被,女孩的神情舒缓了些,蜷缩的身体松开了些,有了微微的笑容,少女也正温柔的抚摸着女孩的头

向晚放下手里的文献,靠着凳子的靠背抬着头放空

嘉然停下不舍得驻足的脚步,靠着墙坐在冰冷的地面,用破旧的布料裹紧自己,哈着气

想起了我们以前的事

我记得我们在夜里去了森林

晚晚你还差点摔倒

我这不是没看清嘛

哈哈

笑什么,我带你去看流星你不也吓得立马抱住我吗,还说什么要砸到你啦

我…我那不是没见过吗…你不也在看到极光的时候特别激动嘛

我…你不也是嘛!

哈哈…

两个女孩笑出声来,从回忆里离开,眼前还是空无一人,刚才…

感觉像是真的一样…

阳光从窗子洒进来,好像云朵已经遮不住了呢

向晚从床上爬起来,扎好利落的马尾,坐到椅子上继续看着昨晚没有看完的文献,已经七年了,以往那个脸上有些稚气的蓝发女孩已经成熟了一些,不过还是偶尔可以看到她孩子气的一面

安静躺着的嘉然倒是没有任何变化,是因为琉璃心没有运转么

向晚的笔记已经记了好几本了,不过现在再看大多都是没什么用的东西,向晚放下书,书上写着琉璃女孩的起源,不过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今天也换个心情吧,向晚离开座位,走进嘉然的房间

偶尔也打扫一下吧,我记得上次打扫都是一个月前了,也不能每天只让然然干净啊

向晚戴好套袖,熟练地拿起扫把打扫,这是以前的向晚绝对不会干的事,不过想了想,嘉然的房间还是想自己去打扫,索性也还是慢慢去做了

咳咳咳…

向晚拿着抹布擦着床边粉色的小柜子,怎么这么多土啊,我以前没打扫过这里么?

空气安静了几秒

好像还真没有

向晚无奈的叹着气,自己也真是的,这也能忘,哎~

向晚打开最上面一层抽屉擦拭着里面,第二层,第三层…

这是什么?向晚从最下面一层的抽屉里看到一个静静放在那里的记事本

随便翻开几页

这次的蛋糕真好吃,一定要好好夸夸晚晚~

浇花都不会,晚晚就是个笨蛋~

都说了晚上睡觉要关好窗户啊,不然容易感冒的~还要我去偷偷关,大傻瓜~略~

噗嗤~向晚很久没有感到这么开心了,不过是简简单单几个字,但是我真的好开心

最后一页,我应该要离开了吧,拜托了,哪怕一次也好,让我在梦里和晚晚永远在一起吧

一滴水滴在纸上,奇怪…向晚用手胡乱地揉着眼睛

向晚把记事本合上,一张小小的皱皱的纸掉了出来,看上去是很久以前写的,纸都有些褪色了,写的是

婆婆也要注…身体哦~这些…不是你的错哦~我…..你!

有几个字磨损掉了,但应该挺好猜的吧…

向晚微笑着看着手里稚嫩的字迹,想把它重新放回本子里,突然愣了一下,婆婆?

向晚跑回书房,看着刚才没有看的内容,上面写着制作琉璃女孩的婆婆在某个森林里最高的古树下,但这个位置至今也没有人知道

我记得嘉然说她是从枝江河岸另一边来的,那便是…森林!

向晚打开衣柜,看着有些落灰的衣服,苦笑着,自己到底是有多久没出去了

久违的打开咖啡屋的门,门发出嘎吱的声音,看来还真是很久没出去了,门上的风铃响起铃音,感觉像是回到了过去似的

向晚向村口走去,准备去森林里看一看,旁边传来了卖冰淇淋的声音,向晚不自觉的走过去

“麻烦给我两个,一个香草的,一个草莓的”

“好嘞!给您!”

向晚接过来,把草莓的往身边递过去,苦笑了一下收了回来

森林里还是那么幽静,只不过往深处走去,好像时不时会看到一些悬浮着的花卉,杂乱的小物件,但越是这样,向晚越欣喜,证明自己这一次是有希望的,而不像先前的几百次

这里感觉好熟悉,就好像刚才来过一样,向晚仔细观察着周围,蹲下身子在泥土上刻下符号,再度往前面走去,向晚走到下一个地方,低下头,自己刚才做的符号很清晰的留在地上,果然,这里和别处不一样

沙沙..

向晚回过头,一直麋鹿从树丛里走出来,身上好像闪着星光,看来也并不是普通的动物啊

“停下,人类,前方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嘉然走在早已习惯的无尽昏暗中,似乎这里的昏暗早就不会在让自己动摇了,自己已经不会再去思考这么做到底有没有意义,这么久的时间,嘉然也明白,希望是渺茫的,但,不想放弃

嘉然神情里满是疲惫,但是执拗的不愿意停下,撑不住了,嘉然倒在地上,原本光泽的发丝蒙上了灰尘,沙尘迷乱了眼睛,但这些远没有回到晚晚身边重要

“人类吗?你为什么还在固执的走着?”翅膀的扑棱声传来,嘉然抬起头,一只纯白的天马站在自己前面,丝毫没有被风沙所磨损

“为什么呢?”嘉然苦笑着,理由从来就没有变过

“我见过很多人,他们很多早早就放弃了再次投入轮回,但你,明知没有希望,到底为什么,人类”

“为了和重要的人重逢”

天马看着嘉然坚定的眼神,张开双翼

“既然如此,让我看看你的觉悟吧,人类”

“停下,人类,前方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这是,之前陪着嘉然的那只麋鹿

“抱歉啊,我一定要去”

“是么…”麋鹿闭上眼睛

向晚注意到周围的景物改变了,这是…

猛地睁开眼,是熟悉的天花板,我这是,做了个梦?

“晚晚,起床啦!”熟悉的身影推开门

向晚愣住了

“晚晚,你怎么了?”

向晚抱住嘉然,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

嘉然拉着向晚去买衣服,吃好吃的,向晚都没有拒绝,微笑着陪在嘉然身边

时间很快,夕阳给世界蒙上金色,嘉然拉着向晚的手走在小巷

“晚晚,今天好开心,明天也陪我吧!”

向晚微微笑了笑

“恐怕不行了”

“什么意思?”

向晚松开嘉然的手

“抱歉啊,嘉然还在等着我呢”

景象不断频闪,又恢复了之前所在的森林,麋鹿睁开眼睛

“你通过了,人类,跟我来”

天马煽动翅膀离开地面

“在这一天里找到我,我就帮你”

嘉然的眼睛一亮,它说,要帮我,嘉然笑了一下,往天马飞去的方向跑了起来

但好像自己太自信了

嘉然跑了很久,很久很久,风沙不断的吹来,天空不再是昏暗,而是一片土黄色,漫天的沙尘席卷了这里,天上为数不多的星光也消失了,嘉然还在跑着,即使眼睛被沙尘覆盖,即使身体越来越沉,好累,好想睡觉。嘉然使劲拍了自己的脸颊,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继续前进

即使嘉然没有片刻的停留,但天色越来越暗了,土黄色的世界渐渐昏暗了下来,世界闭上了眼睛

时间到了么,不好意思啊,晚晚

嘉然倒在沙尘之中

向晚跟着麋鹿穿过“森林”,到达最高的古木下,一栋小小的木房子矗立着

“请问这里的婆婆,您是会制作琉璃女孩么”向晚冲着空无一人的地方喊着

“我不会做的,请回吧”一位耄耋老人从向晚身后走出,花白的头发,声音很凌厉,往房子里走去

“婆婆!我真的很需要您,拜托您制作一颗琉璃心!”向晚深深地鞠下躬,绝不能放弃这次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请回吧,琉璃心不是人类该有的东西”

“我想找回一个女孩!”

婆婆停住了,是谁,是那孩子么,应该不是,不过,

婆婆看向麋鹿,麋鹿轻轻点点头

还是确认下吧

“你说的女孩,叫什么”

是向晚的错觉么,总觉得婆婆的声音有些颤抖,更像是,一种期待

“嘉然”

婆婆睁大了眼睛,看着向晚

“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爱人,拜托您了,她对我很重要,拜托您!”向晚再一次把身子弯下去

“进来吧”

向晚愣住了,跟着婆婆进了房子

房子很简朴,只是原木色和一些必备的用品,向晚跟着婆婆坐在椅子上

“我确实能制作琉璃心”

“那…”

“但是,是有代价的”

“是什么”向晚咬紧嘴唇

“你的生命,如果你没有觉悟就…”

“我愿意!只要您能救回来嘉然!”

婆婆愣住了,她本以为向晚会犹豫一下,没想到这么果断

“哈哈哈”婆婆笑着

“婆婆?”

“那是骗你的,我不过是想看看嘉然那孩子看上的人怎么样罢了,等着,我去给你拿”婆婆站起身来

“婆婆,我能去嘉然的房间看看么”向晚因为刚才婆婆的话有些脸红,看上的人嘛

婆婆点点头,往里屋走去

向晚打开不熟悉的门,里面却是熟悉的色彩,温柔的粉色布满整个房间,墙上还挂着草莓的摆钟,这孩子到底是多喜欢粉色啊,向晚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婆婆走出房子到外面站着的向晚面前,把光亮的琉璃心交到向晚的手上,向晚露出了一丝顾虑,婆婆笑了

“孩子,我知道你的顾虑,不过这次的琉璃心运转时间可以和人类一样长”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向晚舒缓一口气,终于

向晚环视了一圈,只有一些闪着星光的动物,有了些许疑惑

“婆婆,您没有别的琉璃女孩么”

婆婆愣住了

“嘉然是我第一个孩子,我有想过制作第二个,但是嘉然跑到我面前逗我开心的时候,我想的只有她还剩多长时间,我便没有再去制作,只是一心陪在他身边,嘉然是我唯一的孩子,拜托你好好照顾嘉然,在那孩子还在的时候我就在努力提高琉璃心的寿命,但是没有成功,成功了,那孩子却走了,我想,我是对那孩子有愧疚的,可能还会怪我吧”

“婆婆,嘉然并没有怪您”

向晚拿出那张已经被岁月磨损的纸,递给了婆婆

婆婆看着它,身体有了些许颤抖

“那婆婆,我走啦!”向晚向着身后的婆婆挥手告别

婆婆挥着手送走向晚,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拜托你一定要照顾好嘉然”

婆婆紧紧搂着手里的纸

婆婆,我永远爱你~

嘉然慢慢睁开眼睛,对啊,自己失败了,哈…

嘉然看到旁边沙尘还在猛烈的吹拂,但,自己的头发并没有晃动,嘉然抬起头,一扇洁白的翅膀护在自己前面

“你这是?我不是失败了么?”嘉然问着护佑自己的天马

“人类,我提出的本就是不可能的考验,我不过想看看你的决心,你让我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对你表示尊敬,陌生的女孩”

天马蹲下身子

“上来吧,我带你去见你重要的人”

向晚回到镇子,跑着回到咖啡屋,上到二楼,打开嘉然的房间

天马带着嘉然来到了一扇门,门的另一边是嘉然原先看过的景色

“去吧”天马低下头闭上眼

嘉然往门的方向走去,在距离门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回过头

“天马先生您又是为什么徘徊而不肯离开呢”

天马猛地睁开眼看向嘉然,没想到会听到这种问题啊,有趣的人类,天马微微笑了笑又变为平静

“快去吧,人类”

嘉然脸上浮现春风般的微笑

“愿您也能和重要的人重逢”

向晚把琉璃心放在嘉然的胸口处

嘉然转过头准备进入门里

一个声音传进耳海,你的希望是什么

两个女孩都露出笑容

我要然然回到我身边

我要回到晚晚的身边

嘉然的身影消失了,天马站起身,身后传来脚步声,天马回过头,愣了好一会,笑了

琉璃心的光芒淡去,消失了

床上的女孩缓缓睁开了许久未挣开的双眸,慢慢的坐起身,看着面前站着愣住的向晚,温柔回到了脸上,淡淡的微笑

“早安啊,晚晚,总觉得晚晚变得更好看了,是我睡的时间太长了么,看来以后得叫你晚晚姐姐了啊”

是记忆里的声音

“早什么啊,都下午了”

向晚冲过去,扑在嘉然小小的怀里,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不过,这次的泪水和之前的不一样了

我终于,找回你了

“好啦好啦~我回来了~”

嘉然抱着怀里的向晚,轻轻拍着后背,动作里满是无尽的温柔

嘉然用手抬起向晚的脸

“晚晚,我睡着前,可没满足哦~”

嘉然吻上了向晚的唇,唇与唇之间接触,舌尖趁机打开向晚的防线,交缠在一起

这一次,不用再担心吻会结束了

嘉然拉着向晚走在小镇的石砖路上,好久都没有好好看一看这片风景了,还是那股温柔的风,路边的小雏菊也还在生长

“晚晚,这几年没有找小女生卿卿我我吧”

“没有没有!”

“哎?我不信~”嘉然假装生气别过头去

“真的没有啊!”

嘉然转过头笑了笑

“逗你的啦,大笨蛋~”

“卖冰淇淋啦!”

“晚晚,我要吃冰淇淋~”嘉然晃着向晚的手臂撒娇

“好好好~”

“您好”

向晚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看着自己的嘉然,笑了

“麻烦给我两个,一个香草的,一个草莓的”

下雪了啊…

婆婆顺着窗户望着外面,白雪覆盖着万物

咚咚咚…

婆婆打开门,蓝发女孩站在门口

“婆婆,我来看你了!”向晚提着两篮子新鲜的草莓进了屋

“好好好”婆婆示意向晚坐在沙发上

“向晚啊,嘉然那孩子怎么样了?”

“然然啊…”向晚露出微笑

婆婆疑惑的看着向晚,外面传来声音,婆婆顺着窗户看过去

一个小小的雪人立在那里,突然雪人的头掉了下来,露出嘉然小小的脑袋,带着冻得有点红的小脸对着婆婆露出幸福的笑容

向晚宠溺的看着玩得开心的嘉然,婆婆愣了一会,笑了

第二天许久没有开门的咖啡屋再次开了门,而且多了一个小小的看板娘

打开咖啡屋的门,向晚熟练地擦拭着玻璃杯,一个充满元气的小小身影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嘉然露出灿烂的笑容

“客人,要不要来一份我推荐的草莓蛋糕呢!”

咖啡屋橱窗里的花,正在盛放


小彩蛋:

晚晚,为什么你是第7年成功找回我的呢?

你看啊,7换个方向不就是√嘛,既然都是对钩了,那应该我会成功吧

空气安静了

晚晚,我突然觉得好冷啊…

页面: 1 2 3 4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