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琉璃女孩

失去 : 能否不离开我

  • 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再爱的人,也有远走的一天。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
  • ———莎士比亚

不要……不要……不要……

向晚手托着脸,呆呆的看着前面,总觉得,眼睛里好像失去光芒了

“嘉然,要不你还是去安慰安慰晚晚吧,已经好几天了”乃琳看了看坐在自己面前的嘉然

“我试过了,可是,完全不行……”嘉然低着头

嘉然小小的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心里的,到底是愧疚还是什么呢

乃琳看着面前也有些消沉的嘉然,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嘉然的头

“没事的,这并不是你的错,不要有愧疚感”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

“晚晚,我出去散散心,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啊?然然你想吃蛋糕?这就给你准备”

“不是啊,晚晚你清醒一点”嘉然拽着向晚的肩膀使劲晃了晃,把原来的晚晚还回来啊

嘉然打开咖啡屋的门,转过头看了眼又变得呆呆的晚晚,叹了口气,把挂在门上的牌子翻过去

Close

总觉得自己其实根本没有好好看过门外的世界,之前和向晚出去注意力也都是在向晚身上,小镇温柔的风,典雅的物,怡人的景,好像从来没有认真的去体会

咖啡屋门口是圆形广场,现在没什么人,嘉然轻轻走在边缘特地用不同颜色铺就的石砖上,摇摇晃晃的,为了不走出特殊的砖块外

一朵小花哎,记得刚见面的时候,晚晚想给我一个惊喜,秘密的做着什么,我去问也不告诉我,本来是想要营造点浪漫,送我一束花,结果颜色搭配的一塌糊涂,让我笑话了好久,不过之后我们一起编的花束,真的很美

嘉然的眼神尽是温柔,是为什么呢

小小的竹篮,晚晚好像也有一个很像的,说要带我去野餐,信誓旦旦的说着野餐时的午餐就交给她了,明明不会做饭,野餐的时候拿起奶盖就往面包里夹,结果最后自己都吃不下去了,却还是倔强的不松口,最后被我拖去了餐馆,只不过吃的什么不记得了,好不好吃也没印象了,只有那个奶盖的味道怎么都忘不掉

嘉然走近广场中央喷泉边的长椅,嘴角向上弯起,或许是因为

在长椅上坐下,翻开放在上面的不知道是谁的一本书,自己明明可以直接睡觉的,已经不是听睡前童话的年纪了,不过晚晚总是在睡前搂着我,轻轻读着一字一句,总觉得在那个温柔的声音里,白雪公主得到的苹果是甜的,灰姑娘的姐姐们是爱她的,爱丽丝游览的仙境更加美好了。每次晚晚快读完时,我都会提前悄悄闭上眼睛,晚晚看到我睡着了,就会偷偷轻吻我的额头,再把我抱的紧一些,味道,是那么的安心…

嘉然转过头,看着喷泉里的水花和它造就的微微霓虹,因为向晚吧

自己和向晚已经经历几个月了,时间还真是快,上一次和晚晚在这里还调皮的泼了晚晚一身水,好像就在昨天似的

我…不是出来散心的么…我怎么想的都是…晚晚….

嘉然的脸越来越红

好烫…

不过说起来,半年快到了吧

嘉然脸上的幸福淡去,抽放在胸口处,脸上不一样的笑容,是不舍吧

扑通~

嘉然转过头,一个没有见过的人,水里的是,颜料

“女士,颜料不能倒在这里”嘉然站起来走到女人身边对峙

“啊?你管得着么?”女人完全没把假嘉然放在眼里,甚至都没正眼瞧一下

“你这样不对,水池里面还有鱼呢”

“我警告你别这么多事,我今天很不爽”

“但您这么做就是不对”

“别多事”女人走近嘉然

一种断线的感觉划过脑海,嘉然晕了一瞬间,怎么回事?嘉然依然捂着头坚定地看着女人

“您这样不对”

“你想用来给我撒气是吧,满足你”

女人伸出拳头….

“好啦好啦,向晚你也该振作起来了,都好几天了”乃琳坐到向晚旁边自己倒了杯酒

“哎?乃琳你来了”

“我早就来了”乃林伸出手弹了一下向晚额头

“哎呦!”向晚捂着有点红的额头

“又不是天塌了”

“可是,然然拒绝我,天确实塌了啊”向晚哭了出来

乃琳被这一下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向晚,哭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幕出现在自己面前

“嘉然不还留在你这呢么,没事没事,咱机会多的是”乃琳抚摸着向晚的后背,安慰着向晚

“可是,可是…”

“我看嘉然对你还是有好感的,我回头帮你问问”

“真的?”向晚可怜兮兮的看着乃琳抽泣

“真的~”乃琳看着面前“从没见过”的向晚哭笑不得

向晚伸出手擦了擦眼角渗出的水珠,做了一个给自己鼓气的动作

终于振作了,乃琳手托着下颚,笑着看着向晚,喝完最后一口酒

“别这么多事”

一个气愤的声音传进来,乃琳看向屋外,急忙拉了拉身边的向晚

“向晚,那是!”

“然然!”

女人伸出拳头…

嘉然用手挡住脸

雏鸟真的可以抵挡石块的冲击么

不能

但也许,护佑雏鸟的人可以

嘉然紧闭着眼,不敢睁开眼直视挥来的拳头

“别管闲事”女人不耐烦的声音传进嘉然的耳朵

嘉然慢慢睁开眼,一抹湖水般的蓝色映入眼帘,女人的拳头好像并没有落在自己身上,向晚帮自己接住了

向晚侧着身子,右手握住女人的拳头,左手搂住嘉然入怀,一个只在自己读过的书中见过的场景,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人”

“晚晚?!”嘉然抬头仰视抱着自己的向晚,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晚晚,就好像是….书中说的王子…嘉然的耳根悄悄爬上红晕

“我已经叫了警察了~”乃琳带着捉摸不透的笑容倚着门框对着女人晃了晃手机

“戚”女人扔开向晚的手离开了

“然然你没事吧,没受伤吧,刚才又没有伤到你…”向晚看着嘉然,眸孔里的关切,那个向晚好像终于回来了

“没事~不是有你呢么~”嘉然把头深深埋进向晚的怀里

“然…然然?!”向晚不知所措的挥舞着双臂

“别说话,让我抱一会…”

向晚渐渐冷静下来,双手搂住嘉然,小心翼翼的,慢慢的…

然然身上…好香…

晚晚的味道…好安心…

阳光真好,几只黑色的鸟飞到门口的杉木信箱上,梳理羽毛。向晚站在吧台里,熟练的用手巾擦着陈列的玻璃杯

是错觉么,总觉得最近…然然没那么精神了…

“然然,该起床了!”

嘉然蜷缩在被子里,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变化,好像还是睡得很香…

“然然,都快中午了!”向晚喊得更大声了些

嘉然皱了皱眉头,转了个身,用被子裹好了自己,不愿从梦里离开

向晚叹了口气,明明以前都是嘉然很早就喊自己起床的,总觉得看到了自己赖床时候的样子,算了,让她再多睡会吧

向晚走出屋子,轻轻拉上门,走下楼梯,准备一天的经营

挂在墙上的深棕色时钟跑着圈,向晚的头上好像冒出了一个“井”字

门被重重的推开

“嘉然,都下午了,你给我起床!”

“然然,和我去买衣服吧,也给你买好多小裙子”

“啊?我不想动…”嘉然没有精神的揉着眼睛,软乎乎的趴在桌子上

“哎呀~就当是陪我啦~走吧走吧~”向晚晃着嘉然的手臂撒娇

“好吧…”

虽然小镇的服装店并不算很大,但是各种衣服还是很齐全的

“然然,你看这件怎么样”向晚拿起一件蓝色的裙子

“还有这件”

“这件也不错”

等等,这一件…向晚的视线被那边粉色的小裙子吸引…总觉得,这件衣服,在呼唤我…

“然然!那件粉色的小裙子肯定很适合你!然…”

向晚兴奋地转过头,但好像,强拉来的小朋友软绵绵的坐在橡胶椅子上频繁地向下点着头

“别睡着啊!”

页面: 1 2 3 4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