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琉璃女孩

已经积灰的楼阁,胡乱地散落着各种书籍,俯下身子,拾起一本古香古色的书,拂去上方的灰尘,慢慢翻开第一页,一个世界向你走来…

  • 幸福 : 我想给予你幸福
    • 像这大千世界一样,人的心也是千差万别的
    • ———奥维德

糖,香料和美好,这是制作女孩的三个材料,再精心点缀一颗琉璃心,琉璃女孩便可睁开宝石一般的双眸,游山涉水,但好像又有记载琉璃心的使用年限并不长,但这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说,只是一个传说呢

和外面的超大型城市的霓虹酒绿不同,枝江只是一个小小的城市,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小镇,棱角分明,三角房顶风格的各色典雅建筑,街边店铺大大的落地窗,给了这里一种与众不同的韵味,在枝江小镇相对,河岸以东,则是一片绿荫,翠色的森林中间的巨大古树格外醒目,高高的,就好像是一个老婆婆一样抚养着周围的小树。风韵的小镇,粼粼的江流,翠色的绿荫,共同造就了舒缓自由的风,放松与自然宠幸着整个枝江

从小镇的门进入,慢慢走过三两路口,一个圆形的喷泉广场,这时向左边看去你便会看到一家咖啡屋,一扇大大的落地窗,向里面望去,古木色的高椅,白桦木的吧台,以及另一边原木色的桌子,舒服的沙发,墙上错落的挂着相框,这些都是人们对这个别致的咖啡屋的想法

好闻的味道,这是外面贴在玻璃上的浅棕色发色的女孩的第一想法

奇怪的孩子,这是咖啡屋里的蓝发姑娘对女孩的第一印象

女孩迈着小小的步子缓缓走进小镇,镇子里的人大多穿着颜色比较朴素的衣物,自然自己也就成了焦点,粉色的小高腰,大大的蝴蝶结格外注目

“妈妈,那个姐姐好像一个小羽毛球啊”

女孩看向一旁的小孩子,小羽毛球是什么?是说我可爱么?女孩轻轻俯下身,摸了摸孩子的头,继续向前走着

错落的石砖铺成路面,晨露过后的泥土味从里面传出,好好闻

女孩仿佛闻到了更好闻的味道,顺着味道飘到一个古香古色的咖啡屋前,贴在落地窗上盯着那个好闻的味道,玻璃柜台里面的粉粉的三角形东东

吸溜~女孩的口水在窗户上留下了痕迹

叮铃~门被打开,伴随着上面挂着的铃音响起

“内个,小朋友你饿了么”蓝发的姑娘打开咖啡屋的门从里面探出头

女孩点了点头,蓝发姑娘轻笑,拉起女孩的手向屋内走去,女孩低头看了看拉着自己的纤细的手,微微的笑了。好漂亮,好温柔的人

“对了,我叫向晚,你呢”

“我是嘉然~”

姑娘拉着女孩小小的手到沙发边

“你先坐吧,我去给你拿好吃的,要乖哦”向晚的眼神和语言里尽是满满的宠溺

嘉然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向晚往玻璃柜台的地方走去,沙发软软的,弹弹的,嘉然坐下去的时候还被弹了起来,嘉然小心翼翼的拿起旁边的一个小小的靠枕,抱在怀里,总觉得,好舒服,好舒服….

总觉得,眼睛慢慢的睁不开了….


小镇的生活惬意,每个人都是自由自在的,没有人会因为忙而忘记品位生活,咖啡屋自然也如此,古色的装修,精美的摆饰,完美的服务是这家咖啡屋的亮点,店里只有向晚一人,有时客人会问向晚怎么不考虑再招一个人减轻点工作量,向晚只是微笑着回复

“这没什么,只要您能在这里感到舒适和快乐,我的付出便是值得的”

清晨的小雨刚刚结束,沿着咖啡屋的木质旋转楼梯走上去便是向晚的住所,倒也是方便了向晚每天的生活,经营自己的咖啡屋在向晚眼里倒更像是一种生活,见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他们寒暄,让他们感到温暖,又或者偶尔拿出自己的吉他弹奏几曲,也给自己带来了很多乐趣

“哈~~~~~”向晚从柔软的床上坐起来向上伸直双臂打折哈欠,胡乱的揉揉自己的还朦胧的睡眼,晕乎乎的走到洗手间,用手接一点点凉水泼在脸上,让自己精神起来,洗好漱,回到屋里换好衣服,对着镜子扎好自己的钻头

“嗯~很完美”向晚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温暖人心的笑容

轻手轻脚走下楼梯,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照旧像平时那样,到吧台那里筛选好咖啡豆,磨成咖啡粉,倒入滤纸里,分三次斟入热水,咖啡便一滴一滴从漏斗进入白瓷杯。另一边做好面包胚,精心装饰粉色的动物奶油,最后在上面点缀小小的,甜甜的草莓

“嗯,好香”向晚俯下身闻了闻,叉着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不知道这香味会不会吸引小朋友过来”

向晚摘下手套,打算先去一边坐一会,转过头却看到一个女孩紧紧地贴在玻璃上盯着自己刚才做好的蛋糕,好像还流了点口水,向晚没忍住笑了一笑,伴随着铃音打开门,探出头

“内个,小朋友你饿了么”

面前的女孩点了点头,向晚看着面前诚实又可爱的女孩轻笑了一声,拉起女孩的手往屋里走

好小的手,但却很柔软,很温暖,自己有多久没有感到过这种感觉了,想到这里,脸上不禁有了一抹红晕

“对了,我叫向晚,你呢”

“我是嘉然~”

嘉然的声音很好听,仿佛是百灵鸟的歌唱,不,也许胜过百灵

“你先坐吧,我去给你拿好吃的,要乖哦”

向晚看到嘉然点了点头乖乖的坐在沙发上,转过头到柜台取一块草莓蛋糕

“一个草莓会不会太少了”轻轻再在上面放上一个草莓,向晚满意的点点头,端着它往嘉然那里走过去

或许是自己用的时间太长了?向晚宠溺的笑了一下,沙发上的小可爱抱着靠枕软软的睡着了,轻轻摸了摸嘉然的头,熟睡的嘉然顺势蹭了蹭,向晚把蛋糕放在桌子上,坐在嘉然对面,只是用手托着下颚,静静的看着嘉然,为什么,自己明明不认识这个女孩,但我好想让这一刻一直持续下去,只有我和她

“嗯~”小朋友的双眸缓缓睁开,嗯?身上的是…毛毯…抬头看看,面前的是…向晚…拿着手里的书细细看着,拿起手边的杯子喝一口,看了一眼嘉然,浅浅的微笑

“醒啦,小朋友”

“哎嘿嘿~”嘉然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向晚轻轻一笑,向嘉然的方向推了推白瓷盘

“你望眼欲穿的草莓蛋糕”

吸溜~嘉然用袖子擦了擦嘴角不自觉流下的口水,抓起塑料叉子,切下一小块,犹豫的看了看蛋糕,看了看向晚,把叉子伸到了向晚面前

“啊~向晚姐姐,你先吃”

向晚受宠若惊,本以为面前的小朋友会大口大口吃起来,没想到第一个动作是给自己投食

“不…不用了,你吃就好”向晚红着脸挥手拒绝

“啊~”嘉然又把叉子伸近了一点

看来是躲不掉了,向晚咬了咬牙,紧闭着眼,一下子吞了下去

“好吃吗~”嘉然看到向晚吃了下去,灿烂如阳光的笑容绽放

“嗯….”向晚半转过脸,尽力不让羞红的脸露出来

“好次~”嘉然的眼睛里仿佛蕴含着星光的碎片,吃下蛋糕时,闪着点点的光亮

nom~nom~嘉然慢慢插起蛋糕一块块放进嘴里,咀嚼的声音听上去很幸福,向晚转过头拿起书,用书挡着,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看着嘉然,眼前的小朋友脸上满是幸福,身边也好像生出了粉红的小泡泡

吃吃吃~嚼嚼嚼~

嘉然把叉子放在干净的盘子上,大大的眼睛看着向晚,一只手放在身后

“向晚姐姐,内个,你的书…是不是拿反了啊”

“啊?是嘛?没注意”向晚的脸立刻就红了,慌乱的把书转了过来

“哎呦~难道向晚姐姐你跟我在一起很紧张吗~”小恶魔露出笑容一只手悬空捂着嘴

“没有啊,我有什么可紧张的…”向晚尴尬的笑了笑,这个真的是刚才甜甜的小可爱么,自己怎么好像看到了嘉然头上的恶魔角

“向晚姐姐~”

“怎么…”向晚转过头,嘉然快速的把身后藏着的小草莓放到向晚嘴里

“甜嘛~”计划成功,嘉然露出甜甜的笑容

“….嗯….”向晚不好意思的转过头

“你给的都甜…”

小小的声音在安静的咖啡屋里十分清楚,嘉然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微微低下了头


咖啡屋很安静,没有什么声音,又好像并不安静,细细听,两人的心跳声,好快

“对了,嘉然,你不是这个小镇的人吧”向晚开口打破了安静

“嗯,我是从那边的森林里来的”嘉然指向河岸另一边的绿荫

“森林?”虽然小镇离森林只有一条河岸,但其实镇子里的人并不常去森林,并不是那么了解

“是婆婆让我来的,说我长大了,该出来看看这个世界了,还说让我对人类要友好”

嘉然突然站起来

“婆婆说对我好的人是好人,晚晚你是好人~”

“晚…晚?”,向晚脸上有了微微的红晕,倒不是说不喜欢这个称呼,只是平时根本没有人这么亲昵的叫自己,还是有点让人害羞的

“不行吗?”

“完全没问题”嘉然一副委屈屈的样子怎么让人忍心拒绝啊

“那晚晚你也叫我然然吧”

向晚看着面前一会欢脱,一会委屈,又露出微笑的嘉然不禁露出笑容

“好,不过你说的婆婆是…”

“婆婆就是婆婆啊~晚晚也就是晚晚啊~”

嘉然露出笑容。对啊,这些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只是想多看看这个可爱的女孩而已

向晚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晚晚,我也要喝”

“你也要喝?可是这个很苦的,你喝这个吧”向晚把一杯热可可放到嘉然面前

“不要,我要和晚晚喝一样的~”嘉然耍起小脾气,自己又不是小孩子,我也要喝

但这些在向晚眼里满是可爱

“好好好”向晚笑着站起来想重新给嘉然倒一杯咖啡

不过还没反应过来,嘉然就拿起向晚的杯子喝了一口

“略~好苦~我还是喝这个甜甜的吧”嘉然吐出舌头,放回向晚的杯子,拿起自己的可可喝了起来

向晚愣愣的拿起杯子,这是….间接….喝么,这样不好吧,可是…向晚红着脸看着手里嘉然喝过的咖啡杯,轻轻抿了上去…

嘉然喝着甜甜的可可,开心的晃着小脚,对面是向晚羞红的脸

咖啡屋橱窗里的花开了


“内个…然然,你…有什么打算么”向晚红着脸,声音小小的

“打算?”嘉然歪了歪头

“就是…你不是从森林来的嘛,你有打算去哪里么”

“没有啊”

“那我楼上还有一间卧室,你要不要…”

向晚吸了一口气,仿佛用尽了勇气

“要不要和我一起留在这”

“好啊~”嘉然露出笑容,踮起脚摸了摸红红向晚的头

嗯?晚晚头顶是不是升起了一缕青烟…


“就这些了么?真的不用再买一些么?”向晚转过头看着身后的轻轻拉着自己袖口的嘉然

至于为什么是拉袖口…

虽然向晚成功留下了嘉然,但是吧…嘉然蹦蹦跳跳的走上旋转楼梯,兴奋地瞅着新奇的景象,原木色的装修,挂在窗上的风铃玲玲的被风吹拂。这么好看的地方卧室一定也很漂亮,然然跑过去打开了门,除了一个床板和木桌…啥也没有…

“然然,你看看这个粉色的床单怎么样”向晚带着嘉然选购一些生活用品,总不能让自己的小可爱啥都没有吧

“然然?”向晚发现没有听到回应,慌张的转过头

嘉然被夹在反方向的人潮中越来越远

“晚晚!救我!”

向晚艰难的挤过去拉回嘉然,大口的喘着粗气

“然然,为了不走丢,拉着我吧”

嘉然乖巧的点点头,伸出手拉住向晚纤细的手,向晚的脸有了一丝红晕,松开后,红晕消失了…

呕吼~嘉然露出小恶魔的笑容,拉手,松开,拉手,松开…

“内个,然然…别捉弄我了”向晚的脸上满是红晕,不好意思的看向嘉然

“好吧好吧~”嘉然偷笑着拉住了向晚的袖口

“就这些了么?真的不用再买一些么?”

“不用啦~晚晚~”

“你不是喜欢这个玩偶…”

“真的不用啦~我们快点回家吧~”嘉然拽着向晚的袖口,相比买东西,其实嘉然的小脑袋里都是再吃一块甜甜的蛋糕

向晚看着急呼呼的嘉然微微一笑,手放在了嘉然的头顶,揉了揉

“反正你的小脑袋里都是蛋糕吧,小馋猫”

“嘿嘿”嘉然挠挠头,哎呀,被发现了

嘉然拉着向晚走出店铺,步行在会咖啡屋的小路上,石砖铺成的小路一侧零零散散的盛开着几朵小雏菊,嘉然蹦蹦跳跳的跑过去

“对不起~”嘉然双手合十对着小花道了一个歉,蹲下去摘下一朵,偷偷溜到向晚身后放在向晚耳朵上

“嘿嘿~”蹦回向晚身边对着向晚微笑

“怎么了”

“没什么~”嘉然蹦蹦跳跳的在向晚旁边

一只银雀轻轻落在嘉然的肩膀上,向晚看到这一幕只是微微笑着,看来小鸟也喜欢我家嘉然

银雀跳近嘉然的脸颊,轻轻蹭了蹭,向晚突然伸出手向着小鸟的地方挥了挥,小鸟飞走了

“怎么了,晚晚?”嘉然感觉到一阵风拂过,转过头看到正挥手的向晚

“没什么,没什么”向晚尬笑着挠了挠头

想蹭我们家然然,没门


星星挂在天上,闪着点点的亮光,暖色的灯火溢在咖啡屋的二楼,一身粉色小兔子睡衣的嘉然正眼里闪着光蜷在沙发上吃着一个叫薯片的神奇发明

“好好次~”

“慢点吃,别噎着了”向晚把放在面前桌子上的可可端到嘉然面前

嘉然接过可可喝了一口,发出“哈~”的声音

“好幸福~”

“该睡觉了,记得去刷牙哦~”

向晚宠溺的摸了摸嘉然软软的头,嘉然抬起头回给向晚一个暖暖的笑,跟着向晚去了洗手间乖乖的洗好漱,走到向晚的卧室爬上床

“睡吧”向晚轻抚嘉然的小脑袋

“晚安,晚晚~”

“晚安”

嘉然的眼睛渐渐合上,自己很少会睡得这么好了,是因为有令人安心的味道么,嘉然又往向晚的怀里移了移..


“哈咿~”向晚捂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怎么,又兴奋地没睡好?”坐在吧台前高脚凳上的金发的少女用手托着脸调侃

“嗯,自从第一天一起睡之后,即使房间已经装修好了,然然还是来找我,虽然我很高兴就是了”向晚揉了揉没睡好的眼睛,拿起翻到一半的书接着看

“怎么还看起书来了,看上去这么老的书,不是你的风格啊”

“乃琳我和你说啊,你别告诉别人,毕竟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

深夜,向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我记得关灯了啊,向晚揉揉睡眼,身边嘉然的胸口处闪着微弱的光,断断续续的,仿佛在哪天会渐渐熄灭,不过向晚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抱紧了身边的女孩,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产生

恐惧嘉然会在哪天消失似的

“所以我才每天都在翻书,想找找能找到什么”

“晚晚,你知道琉璃女孩么?”

“琉璃女孩?你是说那个传说?”

“对,不过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传说还是真的罢了”乃琳向后拨了一下金色的长发

“算了,与其这些,我更好奇,你是不是看上那女孩了”乃琳轻笑,脸上写着八卦

“怎么啦…不行嘛…”

向晚微微低下头掩盖脸上的红晕

“那就上啊,我看那女孩也是对你有好感的,不然怎么留在你这,你以为拐一个女孩这么容易啊”乃琳这么说倒不是为了什么,只是这么多年了,向晚一直是一个人,好不容易有了个喜欢的女孩,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向晚点点头,没有说话,不过脸上渐渐升温。乃琳看着向晚无奈的笑了

“向晚,麻烦点下单”

“好嘞~”向晚往店的里面走去

乃琳看着向晚离开,举起手里的鸡尾酒轻抿了一口,当然,喝酒是乃琳在这里的特权。

咯吱咯吱…

乃琳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小女孩正不紧不慢的从木质楼梯上走下来,跳到了高脚凳上。这个不是向晚的小女友么…乃琳坐到嘉然旁边,拿来向晚早就准备好的可可轻放在嘉然面前,嘉然愣了一下,乖乖的低了一下头

“谢谢~”

“不客气~”乃琳摸了摸嘉然的小脑袋,宠溺的看着嘉然,但好像身后有些不和谐的声音

那个不是向晚收留的女孩么?

好像是吧,要是我的话肯定会帮些忙,而不是天天蹭吃蹭喝

对啊

乓….

乃琳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瞪了一眼身后,声音停止了

声音停止了,但是影响已经造成了

乃琳转回来,看到嘉然原本充满元气的面庞有了失落和自责

“嘉然,你不用理会他们”乃琳急忙安抚

“嗯,我知道的,也不是第一次听见了”嘉然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

为什么会有人忍心对这么惹人怜爱的女孩说出这种话

向晚从店里回到吧台这里,看到嘉然,开心的小跑过来

“然然你醒啦,我这就给你拿块蛋糕”

“嗯,谢谢晚晚…”嘉然对着向晚挤出笑容

乃琳看着这一幕,强烈的心疼在心里徘徊,一口喝完杯里的酒,贴近向晚的耳朵

“保护好嘉然,还有,加油哦~”乃琳诱惑的眨了下眼

向晚脸上顿时又生出了红晕,看着乃琳走出了咖啡屋

空气有一丝安静,吮吸咖啡的声音,切分蛋糕的声音,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说吧….

向晚深吸一口气

“嘉然,内个…”

嘉然歪了歪头

“和我在一起吧!”

…………

…………

…………

“不要

页面: 1 2 3 4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