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琉璃女孩

“乃琳,你说然然是不是不舒服啊”向晚放下手里的玻璃杯

“也有可能吧”乃琳伸出手示意向晚给自己调一杯酒

向晚叹一口气,从货架上取下几瓶酒,熟练的调制鸡尾酒

把酒杯放到乃琳面前,乃琳满意的笑了笑,向晚没有看她,而是看向外面,那几只黑色的鸟,是什么鸟来着

咯吱咯吱…木质的楼梯传来声响,小小的身影无精打采的向下走着,坐到屋里里面的沙发上,抓起身边的方枕,强撑着睁开眼睛

“我去帮你问问”乃琳对着向晚抛一个媚眼,往嘉然的方向走去

乃琳拉出椅子,坐在嘉然对面,轻轻放下一杯热可可

“小朋友~最近不舒服么”

“为什么这么问?”嘉然双手拿起向晚专门给自己买的卡通杯慢慢的喝着可可

乃琳不做声,看着面前的嘉然,微微有点乱的长发,不算重却也比较明显的黑眼圈,草率的穿着一件睡裙,甚至平时一直都有戴的蝴蝶结也留在房间里

“想聊聊向晚小时候么?”

嘉然放下卡通杯,点了点头

“嗯~让我想想~要从哪给你讲呢~”

“向晚!”一根粉笔头飞到蓝发女孩头上

“哎呦!”向晚被迫退出梦境,摸着刚才被打到的地方看着讲台上生气的老师

“你来解这道题”

“哦”

向晚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走到讲台上,简单看了一眼,拿起粉笔写下x=3

“过程呢?”老师的语气越发不耐烦

“这么简单一看不就知道了”向晚的语气依然是那么不屑,不解的看向老师

“你…给我出去罚站!”

中午的天台还是很热的,阳光不留余地的洒下来,只有小小的一块凸起的建筑施舍的背阴地,向晚和金发女孩挨着享受着唯一的凉爽

“我明明啥都没干啊,还解出来了,不明白老班到底怎么想的”向晚抱怨着,口气里满满的不满,猛吸了一口手里的果汁

“嗯~可能,看你不爽?”乃琳笑了笑,擦了擦嘴角奶油留下的余渍

“哈?算了,我也没打算和她好好相处”

向晚侧过身,抱起身边的吉他,夹上变调夹,闭上眼一下下的扫着弦,婉转之音飘入空气,伴随着温热的风起舞

“没听过啊,你写的?”

“对啊,昨天晚上做梦的时候梦到了一个女孩,我弹给她听,她擅自改词啊,不过唱的很好听”

“那天向晚的脸上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表情哎~”

乃琳悄悄瞥了一眼面前的小可爱,发现嘉然气呼呼的鼓起脸,自己生着闷气

“怎么,生气我陪向晚比你时间长?”

“不是”自己确实不是在意这一点,而是..

乃琳露出坏笑“我记得,她说那个梦里的女孩有浅棕色的头发,湛蓝的眸色,还总是戴着粉色的蝴蝶结哦~”

空气安静了,嘉然默默把头转到一边,不过通红的耳根嘛…

乃琳捂着嘴偷笑,嘉然转过来,脸上的红晕还在,挥着手想制止乃琳的笑声

向晚看着远处桌子上的热可可冒着白白的烟,看着羞红了脸的嘉然,微微笑了,总算有点精神了,想起上午看到的鸟,是喜鹊么

“好啦,我都说了,该你了”乃琳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水蓝

“说什么?”

“你的身世,小琉璃”

嘉然愣了一下,低下头,虽然婆婆让自己尽量不要说出去,不过也没有关系,毕竟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嘉然抬起头直视着乃琳

“我确实是”

“果然”

“晚晚也知道了?”嘉然小心翼翼的说出口

“没有,不过我估计也快了,你为什么拒绝向晚呢,以我对向晚的了解,她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我知道….”

嘉然低下头,手不自觉的抓着裙角,是啊,晚晚是不会在意这些的,自己当然知道,但是….

“好吧~你不想回答我也不会逼你,不过向晚真的很爱你,比任何人都爱”

嘉然默默地点点头,我也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爱她,我也是…

“那是谁?”乃琳回头看向向晚

嘉然抬起头,顺着乃琳的视线看过去,一个小巧伊人的女孩正和向晚相谈甚欢,嘉然没有思考,站起身径直走了过去。乃琳露出坏笑,向晚能笑的这么开心都是因为看到嘉然有点精神了吧,不过小可爱好像有点误会了,也好~

嘉然直接抱住向晚的手臂,拽着向晚往反方向走

“哎?然然?”

“我要吃蛋糕,快给我做!”

嘉然使劲拽着向晚往另一边走,还不忘转过头对着女孩吐出舌头

女孩傻傻看着这一幕,突然明白了什么,故意坏笑着坐到嘉然旁边,盯着嘉然

“干嘛?”

嘉然气呼呼的侧眼打量着女孩,跟我一样也喜欢粉色的衣服,还跟我一样可爱,不过,晚晚是我的!我的!

“我觉得向晚小姐好美啊,那湖水般的长发,还有那眼眸~我都被迷住了~”女孩一边说一边偷偷看着嘉然,看着嘉然的手攥得越来越紧,紧紧地咬着牙

“不许你看!”嘉然难得会这么大声说话

“哎?为什么?”

“晚晚是我的!”

“就看就看”女孩吐出舌头

“晚晚只能是我的!”

嘉然大声的喊了出来,突然身体晃了一下。又是那股眩晕感吗…

向晚听到嘉然的话害羞的回过头,看到嘉然晃了一下,立刻跑回来让嘉然倒在了自己怀里

“然然!然…!然….”

晚晚在喊我,听不清,怎么回事…我只是想再坚持一段时间而已,嘉然的眼睛缓缓闭上

上午看到的那几只鸟,更像是乌鸦

屋里先前开着的花怎么样了呢…

梅雨季到了啊….

窗外昏暗的景色,乌云来了,阳光不在了,整个世界都好像昏沉沉的,然然的卧室里明亮的粉色好像也暗了下来

“医生,然然她没事吧”

“有些发烧,别的…没有查出什么来…”

“那就好,谢谢你医生”

向晚送走医生,回到屋里,轻轻关上门

“你不舒服要及时和我说啊”

向晚坐在床边怜爱的摸了摸嘉然的热红的脸

“没事的,只是正常现象….”嘉然撑着露出笑容,希望这样可以让晚晚少些担心

“发烧哪是正常的,你都烧糊涂了吧”

嘉然没有回话,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不能说的都…

“好啦~你安心休息吧,我就坐在那边的椅子上陪着你”

嘉然听话闭上了眼睛

梦里…我能不能和晚晚永远在一起呢…

已经过了几天了,不过梅雨没有舍得离开,依旧阴雨连绵

嘉然的体温也总算是恢复了正常,不过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会时不时睡着

和之前一样,向晚叫自己好几声起床,最后叹了口气放弃,离开了屋,嘉然睁开眼睛,静静地看着房间温柔的装饰,温暖的色彩,刚才被关上的门

该离开了…

向晚给自己端上甜甜的草莓蛋糕,和以前一样,多放了一颗草莓点缀,拿起叉子,切下一小块放进嘴里

晚晚应该等不及了吧,她实在是不擅长掩饰忍耐…

但是,不想离开…

明月升起来了啊

“晚安然然~”

“晚安晚晚”嘉然转过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我喜欢你”

“…”

“我喜欢你!”

嘉然停下了脚步,听着身后的喊出来的声音

“对不…”

“为什么,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

“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

“你最近都不和我睡了呢,是讨厌我了么”

“不是的…晚晚,只是…我并不是人类…我不能…”

“我早就知道了,我看过你胸口的亮光,也知道了你是琉璃女孩,这些我根本就不在乎”

“晚晚,对不起,我…”

一声抽泣传过来,接着是重重的关门声

嘉然静静的愣在原地,过了许久,打开了自己房屋的门

必须离开了…

深夜了…

向晚的房门被轻轻推开,小小的身影走进来,晚晚脸上还留着泪痕啊,嘉然小心地抚摸向晚的脸庞,晚晚也只是一个小女孩啊,其实晚晚也很脆弱啊,我明白的,你只是太喜欢我了,刚才的事你并没有错,我也理解你,我也理解这种爱,却得不到的感觉…

是啊….我也明白…..

嘉然用手紧紧捂住嘴,不能出声音,不能吵醒晚晚…

但是…心好痛…

我也喜欢你,晚晚

嘉然痛苦的跪坐在地上,眼角的泪,停不下来…

我也爱你,晚晚

月色也没能躲开乌云的怀抱,慢慢失去光芒…

再见了,晚晚

月光再次透过窗子照进屋里

小小的身影不见了,桌子上的书还开着,门还开着

向晚慢慢睁开眼睛,拿起桌子上的书,继续翻看着昨天好不容易找到的关于琉璃女孩的事项,翻开下一页

琉璃心据记载只可以维持运转18年

“18年?我记得嘉然的生日…!!!”向晚急忙起身冲进嘉然的房间

打开门,空无一人的床,屋子里安静到窒息

向晚疯了一般跑在小镇的每个角落,嘴里不断的低吟

阳光要下班了,向晚喘着粗气无力地站在喷泉旁边

嘉然…嘉然…嘉然…

失去了么,不要!

吱吱~

向晚低下头,一只松鼠看着自己,往村口的方向跑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看

“你是要带我去找嘉然么”向晚说出口的一瞬间觉得自己真是疯了,自己竟然会妄想它知道嘉然在哪

出乎意料的是,松鼠点了一下头,继续跑去

向晚恍惚了一下,没有犹豫跟了上去

雨还在下,雨中的森林格外潮湿,平日的泥土沉重的黏在鞋上,但向晚无暇顾及这些,只有一个念头

嘉然

拨开最后一片树丛,麋鹿趴在地面上,一个女孩倚在麋鹿身上,天鹅站在旁边衔着硕大的荷叶为女孩挡下落的星光

“嘉然!”

嘉然睁开眼睛,是梦么..

晚晚?!嘉然拖起身子盲目的往深处跑去,但好像自己已经太疲惫了,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向晚追上去从后面抱住嘉然

嘉然仿佛也放弃了,没有在逃开

嘉然无力的倚在向晚的怀里

“还是被你找到了”嘉然苦笑着,声音很平静

“为什么要逃呢,是因为18年快到了么”向晚的声音强装冷静,但是抽泣的声音不断传来

“我本想,早点离开,好让你忘了我,但是,我发现我不想离开,起初我很疑惑”

嘉然转过头微笑着看向向晚

“后来我懂了,并不是因为温暖的壁炉,甜软的蛋糕,而是因为你”

“我不懂什么是爱,我只是想让你不要因为我的离开难过,不过在我一个人在森林的时候,我又好想你在我身边,还是不希望你忘了我,可能其实是我不敢和你在一起吧”

向晚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嘉然

“晚晚,你觉得和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开心吗”

“嗯…”向晚的脸上已经湿了,是雨水么

“这样啊”

嘉然转过头轻轻地吻上了向晚的唇,眼角落下一抹泪水,脸上却是幸福的微笑

“我也很开心”

嘉然回过头看者面前的清幽泉涌,森木环抱

好冷…

“晚晚,你说,鸟儿可以躲过猎枪么”

视线开始逐渐恍惚了啊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总觉得眼睛快要睁不开了

“我会给你爱吃的草莓蛋糕,给你买最好看的蝴蝶结,什么都可以给你,求你…求你…别走…”

脸上的到底是雨水还是什么呢

然然努力微笑着摸着向晚的脸

“别哭呀,我只是困了而已,你看,我平时不也总是睡的很多么,只是睡一觉而已啦,睡一觉…而已…”

手滑下来了

眼睛闭上了

花,沉睡了

森林深处,一位耄耋老人抬起头看向天边

“这样啊…”

一滴水,荡现了涟漪


页面: 1 2 3 4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