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B站id:球形碗,类型:同人怪谈

1.六点钟

2.“烛”光晚餐


六点钟

“Ring Ring Ring——”

“啪嗒”

向晚熟练地按停了手机设置的六点闹钟,昏暗的房间重回寂静。

“休息日,就该玩我新买的游戏!!”

向晚漫不经意地打开了电脑,等待开机的间隙,她拿起了手机。
 “要看看顶碗人又发了什么新的冷笑话”

她并没有注意到,屏幕映出的并不是熟悉的开机界面,而是另外一幅光景。


警告:請在遊戲前閱讀

當暴露在特定光影圖案或閃光光亮下時,有極小部分人群會引發癲癇。這種情形可能是由於某些未查出的癲癇症狀引起,即使該人員並沒有患癲癇病史也有可能造成此類病症。如果您的家人或任何家庭成員曾有過類似症狀,請在進行遊戲前諮詢您的醫生或醫師。如果您在遊戲過程中出現任何症狀,包括頭暈、目眩、眼部脫落或肌肉搐抽、失去意死、失去向晚感抽搐,請立即停止遊戲並在繼續遊戲前諮詢您的醫生或醫師。

警告一瞬而过,随之映出黑暗笼罩下的湿滑的鱼鳞状石门,门上似乎长满了藤壶,布满了青苔。明明门外刮着刺骨的寒风,但是门缝却弥漫着寂静。

“诶呀空调好冷呀”向晚打了个哆嗦,不经意望向屏幕,定睛一看,瞪大了双眼。

“我…我什么时候点到了这个游戏?”

那扇石门像拥有魔力一般抓住了向晚的眼球,她盯着屏幕,拿起手柄,按下了确认键。

石门向外打开,形成了一条仅能一人通过的缝隙,露出门内幽邃漆黑的小径。向晚咽了咽口水,慢慢靠近,寒风似乎要穿出屏幕抽打向晚的脸。

“嗡——嗡——”在向晚挤进石门的那一瞬,石门像被一股力量推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

“等一下!!”向晚转身向前扑去,但那石门像是虚无的入口,想触碰石门的她却扑了个空,只能看着慢慢收窄的一线光。

“咚——”

死一般的寂静和黑暗。

“我…我可是A-SOUL的Gamer,打通这种游戏肯定简简单单!!”向晚站起闭上双眼叉着腰,为自己打气。向晚睁开眼睛,身前出现一缕火花在黑暗中飞舞,她伸出手想要接住这微弱的火花,火花也化作蝴蝶,停在了向晚的手心,传递着丝丝的暖意。

“温暖…?!”向晚猛然发现自己似乎不在房间里,手机,手柄不见踪影,只剩下黑暗和掌心的火蝶。

火蝶扑着翅膀,离开了向晚的掌心,往幽邃小径的深处飞去。向晚跟随着火光,不知走了多久,火蝶忽地向上飞去,身上的火焰越来越明亮。

“嘭——噗——噗——噗——噗——”

火蝶像烟花一般炸开绽放出绚丽的光,小径两旁的火炬齐刷刷地燃起照亮了整个小径。

“好厉害…”向晚终于看清了四周,她在山洞里,两旁整齐地挂着几支火炬,像森严的卫兵驻守着,面前有一个两人高的石碑,石碑上的文字因为黑暗辨认不清。

向晚正要上前看清石碑的内容,却踢到了一支木棍。她发现这支木棍是一支可以点燃的火把,就借着火炬把它点燃了。

“这下应该能看清石碑上了的内容了”向晚举着火把往石碑走去,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副阴森的白骨架,它叉着手坐着,倚靠在石碑上。

向晚毛骨悚然,握紧了火把,照着石碑。

石碑上写着:

不要转头不要转转转转头头头头不要转不要转头不要转头转头要不不转头头转不转头转头转头转头转头不不不不不头头要转头不要转头不要转头转头要不不转头头转不转头转头转头转头转头不不不不不头头要转头不要转头不要转头转头要不不转头头转不转头转头转头转头转头不不不不不头头要转头不要转头不要转头转头要不不转头头转不转头转头转头转头转头不不不不不头头要转头不要转头不要转头转头要不不转头头转不转头转头转头转头转头不不不不不头头要转头不要转头不要转头转头要不不转头头转不转头转头转头转头转头不不不不不头头要转头不要转头不要转头转头要不不转头头转不转头转头转头转头转头不不不不不头头要转头不要转头不要转头转头要不不转头头转不转头转头转头转头转头不不不不不头头要转头要头

向晚看着石碑,额头渗出豆大的汗,脊背发凉。忽地眼前一黑,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扼住向晚的脖子扭转着。

“呜——唔唔——”

什么都看不到,呼吸很困难,脖子要断掉了。

“晚晚!怎么还不起床!!晚上六点了!!睡个午觉怎么睡那么久吖,休息日也不是这样糟蹋的吖!”贝拉用枕头捂着向晚的头大声叫喊着。

“呜呃,拉姐你松开枕头,我快窒息了…”在听到贝拉的声音后向晚开始挣扎,贝拉见状赶紧松开枕头。

“你起床了就好,我先去准备今晚的饭菜啦”贝拉说完这句话后就走出了房间。向晚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昏暗的房间,跟早上六点别无二异。

“Ring Ring Ring——”

在向晚还在回忆睡前做了什么的时候,手机响起了闹钟的铃声。

“不对啊,我什么时候设置的下午六点的闹钟?”向晚关闭了铃声打开了闹钟的界面,上面只有一个闹钟:

“星期一 06:00 pm”

“嗯?!”向晚急匆匆地打开电脑,盯着电脑屏幕。电脑屏幕出现的是向晚熟悉的开机界面。

“呼…向晚啊向晚,别自己吓自己了”向晚长舒一口气,“开机好慢啊,我应该加个固态的…不管啦,先去次饭~”向晚蹦蹦跳跳地走出房间,留下还在开机的电脑。

“呲——”向晚熟悉的电脑桌面忽地闪了一下,黑屏。

屏幕上映出了一个红色的数字

01

数字像日历一般翻了一页

02

“拉姐,这个水煮牛肉好吃!”向晚嚼着牛肉,一脸陶醉。

“当然啦~我们今天早上才爬完山,需要多补充蛋白质,吃多点~”贝拉顺势再夹了一块牛肉放到向晚的碗里。

“今天早上爬山?今天早上我一直在房间打游戏啊”

“你睡迷糊了吧,今天早上我们两个去爬山,你还进山洞里靠着石碑耍帅,我还给你拍了照片呢!”贝拉拿出手机展示今天拍的照片,照片中的向晚叉着手坐着,倚靠在石碑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向晚盯着手机屏幕上映出的笑脸,灿烂的笑容好像在逐渐扭曲,虚幻,像漩涡一样,整张照片扭在一起,眼球融化的空    洞化成了扭曲的口腔,似乎在破碎,似乎在重组。随着漩涡的旋转,缓缓流出血色的液体,漩涡的中心像是要挤出几个浓稠的红色方块字一般,向晚强忍着恶心,瞪大眼睛盯着,想辨认出中间的文字。

“晚晚你怎么这么臭美啊,看自己的照片看那么久”贝拉的一句话像闪电一般击中了向晚的大脑,向晚晃了晃脑袋,再看那张照片,灿烂笑容依旧。

“拉姐我现在要进房间一趟”向晚放下碗筷直奔自己的房间,留下眯着眼微笑的贝拉。

“记录!我去哪里我都会做笔记,看看手机备忘录我就什么都知道了!”向晚嘴里念叨着,向晚无暇顾及电脑屏幕上映出的数字,拿起手机,开屏,屏幕上只有一串跳动的数字。

060059 am …06:0057 pm

时间在倒退,数字底下的a和p交错闪烁,辨认不清。

“破手机,怎么现在卡了啊……”向晚用手指戳着屏幕,但是屏幕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亮着。额头上渗出的汗水让她加快了戳屏幕的速度。

“啪嗒——”

倒退的数字击破了向晚的心理防线,她颤抖着松开了手,手机掉在地上。手机的屏幕碎成了玻璃渣状,在地上旋转了两圈。

但是跳动的数字始终定在屏幕的中心,正对着向晚。倒退的时间像扭曲的红色铁线虫,无形间缓缓萦绕滑过她的脊椎,不断释放着神经中难以言喻的不安。

…060000 am

……

“Ring Ring Ring——”

闹钟响了,向晚战战兢兢地关掉。

“晚晚起床啦~今天早上约好了咱们两个一起爬山哒~休息日也要动起来~”门外传来贝拉的声音。

……

……

……

(未完待续)


页面: 1 2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