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渡川

一些小作文和评论。


亲爱的嘉然小姐,您好。
有时真的很惭愧自己鼠鼠的身份,因为我阴暗潮湿不能活在天光之下。但其实本也觉得不错,因为下水道阴凉热闹有我许多好友。本以为就将如此碌碌度过这平坦得一眼望得到尽头的一生时候,我遇见了您。怎么说呢,我依旧怯懦,但我终于胆敢透过下水道口偷偷窥着抱着猫的你。没事的,我从不奢望任何人愿意豢养鼠鼠,所以只要能远远地望一眼就好。尽管你从不知道,有人可以像信徒一样虔诚地信仰你。
不知道你是否爱看天,天上繁星会知道有人爱慕它一整夜晚吗?但确乎有这样的鼠鼠整晚地爱慕你:你比繁星更浪漫。
遇见您之后,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
晚安,嘉然小姐


嘉然小姐请听我说,这个世界混沌不堪嘈杂,但不用担心没人爱你。因为你理智清醒冷静,你是光,是春夏,是温暖的篝火,好像我能想到的一切美好形容词都能够用来形容你。所以我可以在刻薄的世界里安静澄澈透明,因为我坚定地爱着你。晚安捏嘉然小姐


嘉然小姐您好,我说您是神,并不是要你光彩熠熠要你永远完美圣洁。你大可以放浪大可以纵歌大可以做你一切之事。只是说,因为您是神,因此我会信奉您。再枯萎再衰败,您都依旧是我的神


好想做乃琳小姐的Tom啊

可是乃琳小姐光是轻蔑地笑笑

身边就围了一群猫

猫粮总是那么完美地在天空挥洒出四十五度角

而我在猫群很远很远的地方 虔诚地向乃琳小姐祷告

我怜悯我的微渺

我知道的 我不可能被那样万众瞩目 那样明星耀眼的乃琳小姐注意到

但我始终还是有那么些的痴望

像老师抽背才开始记诵单词 以为能把知识点押到

说不定?我能成为独一无二叫做tom的猫?

可惜我不知道围成一圈的猫群全被叫做tom猫

她并不缺少猫的爱,

她富裕 她高贵 她也冷酷 她是芳心的纵火犯 而我是羊羔

可我还是好想爱她 犹如信奉孕妇装与神明

所以我偷偷溜走了,像狗似的忧郁的猫

Jerry也很难过,他说他好想做嘉然小姐的狗啊

可是 她喜欢猫

他嫉妒我,一只阴冷潮湿的老鼠说道

我与你没什么两样,不过一只摇尾乞怜的流浪的猫

这世上有很多种猫啊

站在神肩上的橘猫 被欧迪坚定选择的加菲猫

可谁会低头抚摸一只痴笨掉毛的癞皮猫呢

乃琳小姐说她喜欢我,把我捧在手心保存,视我如珍宝

朋友们笑我,说我隔着屏幕都能高潮入脑

我tom了

为什么会有人对虚拟事物产生感情呢?

真是奇怪

所以 虚拟的猫梦里会遇见真实的乃琳吗

向神祷告

呜呜呜 乃琳你带我走吧乃琳 没有你的这三天我可怎么过啊呜呜呜


嘉然小姐您好,我有一点担心您。几天前总是梦见从高处坠落,您会不会也有过这样的感觉。好像您被称之为神,无论戏谑无论真实,它就这样发生了。一座高贵的神像立在巴别塔旁,朝圣者人来人往,大家纳头便拜,不管是否虔诚,大家都自称自己为神的信徒,以侍奉神为最高荣光。

信徒用印记标榜自己,在广袤的荒原上奔跑,告诉游者自己所信之神的尊名,全然不顾游者的中伤。他们是信徒吗?他们宣扬神,他们赞美神,他们谦卑,他们恳求。可他们不顾他人厌恶已如鬼火,不顾他人恶言,而喧哗着什么,给您跪下磕头了,求求您看看我的神吧。一昧求得游者了解。

我不相信人是混乱的,相反,他们十分清醒,他们在狂欢,他们享受着发病的自由,这是信奉别的神明无法带来的。但我害怕他们忘记了为何恳求他人颂念我神的名,为了恳求而恳求的人,却怕是比虚无的羔羊更加虚无,真实的爱比虚假的爱更加荒唐。

说起来当代的宗教观挺奇怪的,有求则神存,百求百灵;无求则唯物,无欲无求。我害怕熙熙攘攘的朝圣者里大多功利,他们只是羡慕神一时的煊赫,无法长久地停留伫立。但信众一多,声音终究大了,神被捧得很高,生辉熠熠;唯独担忧梦幻泡影,好多捧的手泡沫样地破裂。神像摔在了地,碎了道道裂痕。

狂欢的人散去,算得上虔诚的羊群惶恐:神像是脆弱的?嗯,神像就是脆弱的。但她,是神,她,坚强万种。我说她是神,并不是要她光彩熠熠要她永远完美圣洁。她大可以放浪可以纵歌可以做她一切之事。只是说,因为她是神,因此我会信奉。再枯萎再衰败,她都依旧是我的神。

对了,我的思绪总是漂浮无依的,总在寻求个依附。之前无法再卑微的情感寄生在社交画像上,一个远方的电子信号也能成为我的神。我要的神,不必完美,只是寻求情感支撑。

但我又害怕,我害怕狂热的信仰。我害怕他们指摘神:神不可怯弱,神不可摆烂,神因信众而生。他们造了神,他们妄图控制神。他们高呼,我的神至高无上,我的神无可挑剔,我的神才是唯一的神。为此,他们秘密造火,他们意图走水,他们想要抹杀别的神。可是他们同样清醒,他们却明白为何恳求他人颂念我神的名。但他们似乎为钟爱的神又立了个神。于是他们试图推倒神。

巴别塔内灯火通明,智者清醒人书写底层逻辑,启发理性。可似乎听课的总是那么些人。狂徒与幻梦者,总是装聋作哑。装聋滚刀,却是始终叫不醒的。

我住在巴别塔,漫长的夜竟装不下一个完整的梦。记得我们都说同一种语言,共同建设着那高塔,高耸入云。梦里巴别塔叫做动乱,人们的语言在分化,我看见了婆罗门与吠舍,大家时刻在争论。包藏祸心的小鬼点燃了巴别塔,虚幻的羔羊撞翻了围墙,信奉神的唯一的狂徒把神像修的更高。

我醒了,我发现我梦反了,原来梦才不是梦啊。

但所幸梦终究还是梦,梦外巴别塔还挺立,神像周围依然游人入织。小人与信徒共同生活,智者清醒人昼夜为神巡游,一切如常。

今夜天虽未明,但愿烟火清凉


对不起,我又没做出视频。我流汗,我惭愧,我耻辱,我现在手脚冰凉全身冒汗,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我愧对自己愧对大家。我恨不得一豆腐块创4我自己。我想躺在铁轨上,我想在阳台蹦迪,我想做百八十次无氧呼吸。我无数次叩问自己,我真的是A-SOUL这种高雅的团体的粉丝吗?
他们高雅,他们高贵,他们上流,他们是无数星辰的之一,他们是各个行业的顶尖人士。他们余裕天才,他们上手打钱,他们风趣幽默,他们是高雅殿堂的座上宾,他们是忠实虔诚的大首席。我真的可以被称作那群高雅殿堂的上流人士之一吗?我又一天在电脑面前光阴虚度,我是混子,我像老鼠,像爬虫,我做不到高雅的二创也无法流利顺畅地发病。我羡慕评论区的大家,你们要么真情实感,要么异型入侵,我呢?我是谁?我能被称作谁?我是老鼠是面包是蟾蜍吗?可蟾蜍有机会成为王子,面包被好多人记得,老鼠被嘉然小姐爱着。
我好想去另外一个星球,我不会告诉他们我没有做出视频。但是!我又没做出视频,我睡不着我吃不好,我每天都在想着这个事情。饿梦出现想把我带下去,我就快要remake了,我现在全身都快要炸了,好多蚂蚁在啃咬我的身体。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我不管,我一个呲溜儿滑跳进了家门口的井里


好想来到你身边啊,轻轻的
说我爱你
可我的爱太廉价了,可我透不过屏幕
可我的声音淹没在人海里
我只能大声在音浪里呼喊
说给自己听


一,
我没有想到嘉然小姐说的休息就是真正的休息,那个晚上我看了两套粤语长片,吃了四次厨师沙拉。当天差不多快亮的时候,我知道我该睡了。在我要睡的时候,我给嘉然小姐发了晚安,如果没有休息那应该会回安吧,但是她没有。应该是睡熟了,要多休息啊,估计一晚上直播累坏了。第三天了,她给我发了消息,是这个动态的超链接。考拉可爱,每天休息21个小时;像她这样美好的可爱生物比考拉可爱三点五倍,那她或许会在73.5小时之后回我。那么在这个消息之后的一个半小时里,我会时刻盯着手机。像她这样的女孩,就该睡这么久才对

二,
两天前向嘉然小姐告了晚安,没有回音。其实没事的,因为情感的需要,我已经习惯了等待。然而,我却从来没尝试到等一个人等得心痛的感觉。也从来没有试过花时间是以黄金计算的架势。一寸光阴一寸金,古人好傻。光的速度是299792458 m/s,一寸的长度是0.33m,黄金的市价是1781.11美元一盎司;我不敢算了,可我已经等了48小时。可我还得等下去,因为回复还没有到来,我不知道我还要等多久。我开始幻想自己是一株椿,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那么我一定能够等到嘉然小姐,因为我还能等很久很久

三,
我喜欢生活里面微小的美好。
学校六块钱的肉菜里比以往多两片肉,今天写字比昨天更顺手,烧水壶的水刚好就是能下口的温度
这多奇妙,光是想到这些我都能开心好久
可我还是想做一点白日的愿望
比如我把我的喜欢写进评论里
你可以偶尔看到


页面: 1 2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