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嘉然小姐出道十年了

作者ID:0922

还有一天不到,就是第十一年了。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我哈了口气,热雾在空气中弥漫,又慢慢在天空中散开。

我成为了顶流女团的成员,是最强偶像,有最好的粉丝。A-soul已经在鸟巢开过了演唱会了,座无虚席。

舞台很大,能让晚晚哪怕在地上打滚也足够。

推流不像萤火虫那次那么卡,用的是最新的技术。

烟花像八月份的爆竹,不合时宜却华丽无比。

鲤鱼最终越过了龙门,金麟被语耀武扬威。我站在门沿上,看着下面满目崇拜的鱼。

他们有的说我生来便是龙,是不可同于鱼的。有的说自己生而为鱼肉,是废品。我只摇摇头,但没说什么。不到时候。

当有鱼大声说出:“不过是运气好,门被我们按到河里了罢了。”但之后只有无尽的沉默与一片被血染红的河流。

许久,河流又恢复成绚丽的玫瑰红,鱼群又沸腾起来了,他们望着我眼怀期待,似乎变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变。

我笑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笑,我已经习惯了成为他们的神,享受他们的赞扬与高歌。

 “圣嘉然!”我是如此神圣。

“圣嘉然!”它是如此虔诚。

我是天穹星海的仙女,俯瞰着地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给予每个人平等的爱意,却偷偷地将目光移到一口不引人注意的井里。那里面一定有谁在等着我。

我要下凡。

“城里烟火幢橦,灯光下的人热情相拥,阴影里的人压下悸动。”

雪下大了,翩翩而舞的雪花,落在唇上,有谁在用生命与我相吻。抿抿嘴唇,草莓味的唇膏的味道甜甜的,像糖果一样。

路上人们都在讨论着当今最火的虚拟偶像,拍发病小视频的,代写小作文铺子的。还有两个七八岁大的小孩在为了一个制作粗糙的手办大打出手的。我笑了笑,这么多人喜欢然然,真好啊。眉头微皱一下,但只是一瞬。

圣嘉然是不可曲解她忠诚的信徒的爱意的。

但那一瞬间,我只属于自己。

街边的大荧幕上放着A-soul五人团的新年节目,虽然她知道那是在十一月份就玩命般排完的节目。

几年前这里还放着乐华大师兄的作品,如今也轮到我们了啊。

“真的已经不是小v了啊。”有人似乎感慨着说了这么一句。

小..v吗?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v这类词眼了。v圈太小,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那里没有充斥恶意的谩骂,有的只是迷人的星空和浩瀚的银河。那里的我们眼界更大,在梦与星空的交织下成为了天神。

起雾了吗?眼前一片雾气沾染了金丝眼镜的框架,鼻尖微微一酸,仿佛在质问,在嘲笑,在无尽恶意与谩骂中孤身一人。眼前似乎有黑影闪过。

她听到耳边一阵刺耳嘈杂的吱吱声,惹人讨厌,却仿佛回到了那个十年前的房间。壁火发着微光,铃铛一响就是十年。依然是那个慵懒的姿势,依然是那只温顺的橘猫,风里传来一丝温度。

是鼠鼠。

火焰燃烧着,仿佛要将人吞噬。嘉然小姐放下已经睡去的橘猫,两只耳朵还在动,仿佛不满自己的主人离开身旁。

来到橱柜面前,拿下已经冻的有些发硬的面包使劲咬了一口,面包屑干硬地掉落在地上,没人在意。似乎有些噎着了,急忙端了杯水匆忙咽下。

与他们约好了的,要好好吃饭!好好生活!

她已经忘了是和谁许下了约定,但十年来她都不曾改变这个习惯。

拿起半块吃剩下的面包,她起身一步步向窗台走去。橘猫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炸了毛,警惕地盯着它的主人,眼中竟是前所未有的凶狠。它蜕下了那层温顺的皮。

“嘎吱——”窗户被打开了,一阵寒冷的冷风袭来,无情的拍击在面前这个娇小的少女身上,刺骨的寒风夹杂着西伯利亚的冷空气让人如若置身冰窟。呼啸声擦着耳朵,仿佛是穿心的利箭,又好似五色的流光,奇妙而不可言喻。

窗台上,一具冰冷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像静止一般。

是鼠鼠。

鼠鼠死了。

生活在阴暗潮湿下水道角落里的鼠鼠阴湿带病,他们散发着恶意,他们就该呆在最阴暗的角落里永世不见天日。

那座井是潘多拉魔盒,饱含着黑疲,沓沼和对底线的践踏。鼠鼠们似乎陷入了魔盒本身,而我只在洞口张望。

今天她笑了,是因为我笨拙地逃离猫的魔爪下吗?

今天她哭了,怎么办,我能干些什么吗?干望着她梨花带雨的泪容,旁边橘猫在舔着他的脚踝似乎想让她开心起来。

我不知道是对嘉然小姐的爱意多一点还是对那只死橘猫的嫉妒多一点。

她和橘猫今天玩毛线球,好开心啊,好久没见过这么开心的她了。

橘猫和她说讨论着一定要一起成为最强偶像。

我可以加入他们的讨论吗?我不敢奢求。

我只有酸酸的嫉妒与不甘,可我只是只鼠鼠。

鼠鼠死了。

死在精致的小盒子里,它最痛恨的橘猫被关在了笼子里反省,或许这样它就能瞑目。

鼠鼠死在了嘉然小姐的怀里。

十年里,它不爱她,但它爱的每个人都是她。

十年前那句问好也终于有了回应。

“新年好啊!我的嘉心糖♡v♡ !”

鼠鼠死了。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