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向晚

目录

1.当向晚和顶碗人谈恋爱

2.双向奔赴

3.水母,水母

4.晚晚的花语

5.向晚小姐是谁


当向晚和顶碗人谈恋爱

顶碗人喜欢向晚,全学校都知道,除了向晚本人。

知道向晚爱打游戏,所以他总能不经意间变出张最新的光碟,引得小向晚一阵星星眼。在小向晚大呼小叫卡关时,他又会波澜不惊地接过手柄,三两下搞定。

“你好厉害!”

“当然了,这可是熬夜查攻略的含金量。”

向晚开始和他形影不离。“这是我最好的兄弟,顶碗人!”她这样告诉每一个人,包括自己爸妈。而每当闺蜜提醒她对顶碗人留个心眼的时候,她都是一脸无所谓“哎呀你放心,我们是兄弟啦!”

很不幸,闺蜜一语成箴。

那天向晚留下来做卫生,顶碗人用瓶可乐替了本该和她一起的男生。扫地,拖地,擦黑板…等他们忙完一切,站在窗边通风的时候,绚烂的夕阳照在向晚脸上,让她显得无比娇羞。

“向晚,我想告诉你件事。”“什么嘛。”“我喜欢你!”

“哎哎哎啊啊啊!”她急得猴叫起来。顶碗人趁机把她壁咚在角落,一边坏笑一边注视着她的双眼。

向晚慢慢平静了下来,她低下头,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逃避着顶碗人的目光。但她脸上浮现出的红霞暴露了内心,不知过了多久,她轻轻一拳,锤在了顶碗人胸口。

“喜欢…喜欢也不是不可以啦。”


双向奔赴

二十多年前,她出生了,他们也是。

几百万个婴儿同时呱呱坠地,奏响了一曲生命的磅礴合唱。在这几百万人中,她和他们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爸妈们不这么认为,他们搂紧自己的孩子,大江南北的口音汇集在一起,指向那三个字:

“我爱你。”

十多年前,她在成长,他们也是。

像大多数小女孩一样,她编起了可爱的小辫子。她最爱看歌舞片,每当打开电视的时候,她总是笨拙地挥舞手脚,学着里面的演员又唱又跳,逗得家人们一阵哄笑。

像大多数男孩一样,他们在各种捣蛋里宣泄着自己过剩的精力:今天打破一扇玻璃,明天再弄丢几支笔。爸妈总是对他们有操不完的心,但当他们好好学习、做起家务的时候,爸妈又会慈爱地看着他们。“这小子……”

几年前,她长大了,他们也是。

集训、考试、升学,她和他走过同一条路。

青春期总是有苦有辣:他们有人打过架,逃过课,有人失过恋,还有人早早去社会自立自强。而她经常独来独往, “大小姐”“有钱人”“装酷”……各种流言蜚语逼她沉在自己的小世界。她买了把吉他,将少女心事浅斟低唱。

她和他们迷茫过,徘徊过,但从未停下前进的步伐。

她和他们偶尔也会抬起头,对着漫天的繁星发呆,悄悄问自己那个少男少女们都会经历的问题:

“什么是喜欢呢?”

现在,她和他们相遇了。

“顶碗人,顶碗人在吗?”“收到收到收到。”

“喜欢,喜欢也不是不可以啦。”“🤤🤤🤤🤤🤤🤤”

“大家好,我是向晚!”“爹!!!”

一次企划,一个3D模型,一次机缘巧合的刷到。

三十万颗心紧紧连在了一起。

年少关于喜欢的提问,以一场青春的盛放来回应。

“向晚,向晚,向晚!!”“顶碗人,顶碗人,顶碗人!!!”

XX年后,鸟巢国家体育馆。

“大家好,我们是A-SOUL!”盛大的烟花升起,灯牌将鸟巢点缀成了地上的星空。

多少笑与泪汇集于此呵。舞台中心的五颗心,连接着全场九万颗心,又穿过一道道光纤路由,连接起屏幕前的无数颗心。

这是她的时代,这是他们的时代,这是每一个人的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A-SOUL的时代。


水母,水母

“谢谢大家!我们明天见。”

关掉摄像头后,她翻滚到床上。胃里的灼烧很早就泛起来了,但她还是强忍着,撑完了最后一节。她蜷在角落,像只受伤的猫一样缩成一团。

感觉好受些后,她打开手机翻了下粉丝列表。还好,这场直播后又多了三个,新发的视频也多了几个赞。她安心地裹起小被子,看着窗外那浓黑的夜空的缝隙里,几颗星星倔强地闪烁着光芒。

回想起直播生涯,她感觉到有些辛酸。Vtuber区有那么多她需要仰望的存在,随手发条视频就可以挤上热门的大V们像太阳那样遥不可及;连评论区里挤满粉丝的中V也如星星般遥远。而她还在每天为几个新增的关注沾沾自喜,相比于他们恢弘的舰队,也许她一辈子也冲不出海底吧。

她想不通,翻来覆去地折腾着,直到感觉有些窒息。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开始哼自己随手写的歌谣。“水母……水母……”她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什么:在没有太阳和星星的深海,零零散散地游荡着水母们,它们发出温柔的光,照亮浓重的黑暗。

“其实,做个水母也不是不可以啦。”她宽慰自己,开着不咸不淡的直播,做一个普普通通的Vtuber,有什么不好呢。

“谁说游荡的水母,不能为小鱼小虾们照亮道路呢?”

她嘴角翻起了一抹微笑,翻了个身,甜甜睡去了。

……

她做了个悠长的梦,梦见自己真沉入了海底,水母们一团团聚在她周围。出乎她意料的是,水母们越聚越多。它们闪着光芒,托起下沉的她,他们不断冲向海面。三千米……两千米……冲出去了!但它们没有停下,它们高举着她飞向天空,翱翔在璀璨的星河里。星星们对她眨眼,太阳冲她微笑。那些海面上宏伟的舰队,高高抬着头仰望她。

“哦,多么灿烂的奇迹啊。”他们齐声赞叹道。

最后一幕是在某个恢弘的体育场,一朵又一朵烟花盛放在空中。她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人冲着她,对她挥舞着荧光棒。“晚晚!晚晚!”他们高喊着她的名字,她对着他们深深鞠了一躬。

她醒了,感觉自己枕边湿了一片。她拿起化妆镜,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她捂住脸,胡乱地抹着眼泪。“是啊,为什么水母就要一直待在深海,水母不能有自己的梦想吗?”

擦干眼泪后,她拿起了吉他,认真练了起来。她不会再去想那些不属于她的一切——舰长也好,粉丝也好。她脑海里反复回想起那个梦,她宽慰地笑着,感觉心里暖暖的。

原来,一切都有意义,一切都被梦连在了一起。而她需要做的,只是向前走,再向前走。

……

最后一场直播结束后,她穿好衣物,推开大门,这次是一个项目的面试。

“加油,会成功的,你可是水母哦!”她给自己狠狠地打气。

微风摇曳、云朵悠悠。漫天的阳光将暖意照在她瘦小的肩上。他们对她微笑着。

“加油哦!晚晚。”


向晚的花语

嘉然的花语是普照。无论你有多直球的恶意,多混沌的内心,她都会你扬起嘴角微笑,然后狠狠吻在你额头上。“嘉心糖在吗,在就mua你一口。”也许太阳不能照亮每一寸角落,但是嘉然可以。

贝拉的花语是昂扬。她总是第一个来到练舞室拉伸,她有一柜子磨破的舞鞋,她曾因为腰伤十几天下不了床。但她从不诉苦,她只是每次等音乐响起,像天鹅般优雅地展开身体。你这时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为舞蹈而生的啊。

乃琳的花语是知性。她喜欢在圣诞夜端起酒杯,在小雪夜里,对你婉婉道出远方的一切:希腊神话、刑法、自己经历的大小事情。对她来说,知识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它离我们那么远,却又那么近。你没有经历过诸神、童话和故事,但你的栖居会因这一切充满诗的味道。

珈乐的花语是忠诚。无论晴或者阴,和风或是暴雪。骑士们总是耸立在小狼堡门口,等待自己的小狼王回归。骑士们拙于用文艺表达自己的爱,但他们盔甲下的眼角却流淌着无穷温柔,他们的利剑,也时刻准备为小狼王出鞘。

那么,向晚的花语是什么呢?晚晚的花语,是我们。

她不能出口成章,只是一遍遍叮嘱大家:晚上不要吃泡面,对身体不好;她没有甜言蜜语,只是在心意涌上来时,脸红着说“喜欢、喜欢也不是不可以啦”;她没有歌舞的天赋,只会一次又一次拿起吉他,直到深夜才停止。

她或许没有伟大的梦想,所以她把大家的梦想一点一滴收集起来,写成《水母之歌》。

而我们爱晚晚,又何尝不是在爱那个笨拙、平凡却总是努力走下去的自己呢?


向晚小姐是谁

某天,我失忆了,我忘记了向晚小姐是谁。我看她吵,看她笑,看她抱起吉他唱歌,但我害怕了,这样的向晚小姐是真的吗?在她精彩的演出背后,有多少是rp,又有多少是真正的向晚小姐呢?

我很慌,为了找到真正的向晚小姐,我决定走遍大江南北,问遍所有和她有关的人。

……

我找到第一个魂,他还是高中生。他告诉我向晚小姐是他的远方,为了她,他要好好念书考大学,争取攒够钱去鸟巢看她。

我找到第二个魂,据说他在乐华工作。他告诉向晚小姐是身边,她每天都抱着吉他弹很久,吃饭休息的时候都开心地聊着台本……她是无数努力追梦的普通女孩中的一员,闪烁着平凡又独特的光芒。

我找到第三个魂,他正在忙一个二创企划,但他还是抽出了时间回答我的问题。

“你看,这个调色板里面有各种颜色,这个音乐软件里有各种旋律……我们的企划有各类up,他们用尽全力,将自身所学的文字、色彩和音符指引向某处。”

“对我们来说,向晚小姐就像天空,是我们操纵艺术符号们飞升的终点。”

我找到第四个魂,他拉我一起看直播,我们一边看一边傻笑。直播结束后他说:

“遇到她们前,我都不知道什么是V,但我现在一有空就去看她。很神奇吧:每次直播间钟声敲响,本不会有交集的鼠鼠猫猫狗狗们就纷纷聚在她身边,欢笑玩闹着。”

“对我来说,向晚小姐就像大地,承载着大家一切笑与泪。”

……

十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找到真正的向晚小姐。

但向晚小姐要登上鸟巢了,我买了票,决定去那里寻找答案。

鸟巢外围,我看到好多人自发支起摊子,分发应援的小玩偶小手幅。那些玩偶手幅,是向晚小姐吗?

鸟巢内场,我看到无数的灯牌在座位上轻轻晃着,这些闪闪发光的灯牌,是向晚小姐吗?

演出开场了,向晚小姐登场的时候,我听到全场爆发出山呼海啸的“晚晚!”,“晚晚!”这一声声真情的呼唤,是向晚小姐吗。

演出中场,鸟巢上空炸开了烟花,然然的……乃琳的……珈乐的……贝拉的……最后是一张淡蓝色的大脸,两个钻头在旁边摇晃。这绚烂的烟火,是向晚小姐吗。

演出最后,“谢谢大家陪我们实现了梦想,谢谢大家,谢谢!”演到最后她们哭了,她们哭着喊一个魂,魂们哭着喊她们的名字。那么多泪水和真心,难道是向晚小姐……一滴眼泪从我的脸上划过,我明白了。

……

向晚小姐是她,也是我们;向晚小姐是她洒下的泪与汗,也是我们一次次哭和笑;向晚小姐是她喊出的姓名;也是我们炽热的心跳。

向晚小姐是每时每刻经历的日常,向晚小姐是苦等二十年邂逅的奇迹。

向晚小姐是屏幕前打字的我,向晚小姐是屏住呼吸、看着文章的你。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