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吃蕾姆的喵酱

1.《嘉然小姐的最后一次直播》

2.《然然是小仙女捏》

嘉然小姐的最后一次直播

作者:吃蕾姆的喵酱(b站UID324855534)

嘉然小姐直播了,这是她五个月来第一次直播。

这次直播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因为在此之前,各大社交网站上所有与A-Soul相关的账号都完全没有透露出一丝与这场直播相关的消息;至于嘉然本人的账号——在之前的五个月里则完全没有任何动态。

我紧紧地盯着自己手机里的关注列表,那个被推到最左端,周围闪烁着红圈,在下端标志着醒目的“直播中”字样的粉红色少女头像。我几乎已经把这个曾无比熟悉的头像抛到了脑后,因为我已经好久没见过它了。我的关注列表里面有一百多个账号,我不可能每天都费劲翻到列表的最右端,特地去看那个再也不可能更新的账号。我的手指微微颤抖着,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击了那个头像,点进了22637261号直播间。直播间里塞满了各种红色的sc和普通弹幕,各种打赏送礼的特效接踵而至,我几乎看不清弹幕背后的景象,我不耐烦地关掉了弹幕。左上角显示直播间的人气已经达到了1559万——一个闻所未闻的数据。

熟悉的单人房,熟悉的沙发,熟悉的摆设,熟悉的栗色头发少女。嘉然小姐坐在沙发上,抬起右手和屏幕前的观众打招呼,说出了那句再也熟悉不过的开场白。

“Hello大家好,我是A-Soul的嘉然Diana!关注嘉然,顿顿解馋!”

观众是敏锐的,他们一下子就听出来了那个皮套背后,中之人的不对劲。相比起以前的元气满满,这次的嘉然显得有气无力,她的声音虚弱得不像正常人,我不得不把手机的音量开到最大来听清她的话语。

直播间瞬间被整齐的“然然怎么了?”刷屏,屏幕后的嘉然只是挤出一个艰难的苦笑。她没有对弹幕进行任何回应,而是直接宣布了本次直播的主题——生日直播。我这才注意到今天的日期是2023年3月7日,本该被我铭记的日期却早已被繁杂的现实生活埋藏到了脑海中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嘉然的直播带给一个魂们的就不再是纯粹的快乐了呢?我已经记不清楚那场直播的具体内容,但我只记得直播的日期:2022年4月18日,那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嘉然的偶像事业在那之后迎来了转折点。

那是一场歌舞回,嘉然像往常一样在屏幕里又唱又跳,她的舞蹈一如既往地风情美妙,恰到好处的wink撩动着屏幕前所有观众的心魂;至于歌力,从刚开始直播时的时常跑调找不准节奏到如今满屏的“此曲只应天上有”,她的进步是肉眼可见的。所有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直到她跳完最后一个舞之后,响彻直播间的倒地声。

A-Soul的其余四个成员很快出现在了屏幕前,贝拉抱起了嘉然毫无知觉的躯体,而乃琳则匆匆忙忙地宣布了直播的结束。她们的眼神中充满了茫然无措,乃琳颤抖的声线以及四人慌乱的脚步瞬间将直播间前一个魂们的心情拽到了谷底。

A-Soul官方账号的评论区很快被从惊恐中反应过来的一个魂们刷爆了。他们肆意宣泄着愤怒的情绪,质疑着团队的医疗水平。在接下来的五个小时内,评论的数量达到了惊人的25万条——还是在排除了大量因言辞过于激烈而被叔叔直接删掉的评论的情况下。

相比起别的一个魂,我是幸运的。我的高中铁哥们就在给A-Soul当工具人,从他那里,我打听到了一个如同晴天霹雳的消息:嘉然生病了,病得很重,而且再也不会好起来了。他请求我再三进行保密,否则他的工作可能就保不住了。我一口答应了下来。

五个小时后,A-Soul官方账号的通知姗姗来迟:嘉然因个人身体原因请假一个礼拜。在那条通知的底下,评论已经到了完全不能看的地步。阴阳怪气的,直接骂人的,关心嘉然的,甩钩钓鱼的,发抽象表情的,什么类型的评论都有。然而官方一反常态,没有进行任何回应。那一晚,官方账号掉粉十万。

所幸,其他四个女孩优秀的实力很快平息了一个魂们的愤怒。在被问起嘉然的情况时,她们简单地回应称,她恢复的很快。但异样的情绪是藏不住的,贝拉在直播唱歌时哭了,毫无征兆,突然就哽咽得完全唱不下去了。

一周后,嘉然复播了。直播间在极短的时间内人气值突破了500万,人们急切地想从当事人口中得到事情的真相。嘉然只是微笑着回应称,自己太累了,但现在已经恢复过来了。接着,她用和往常一样的元气和精彩的直播效果将这个小插曲彻底掩盖了过去。一个魂们不依不饶,在嘉然的评论区下直白地质问官方运营:为什么只给了她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出人意料的是,嘉然亲自对热评进行了回复。

“谢谢各位嘉心糖的关心,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是我自己定的。”随后配上了两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这是嘉然第一次在评论区与粉丝进行互动,对于嘉心糖来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刻,他们看到了在直播以外和主播互动的可能性,对于没有钱发sc的普通观众来说,这种抓住了希望的感觉尤甚。嘉心糖们暂时忘记了嘉然异样的表现,而是更加疯狂地发逆天评论和发病小作文,以期爬上热评并获得被嘉然回复的机会。

这是套皮主播最为悲哀的一点。对于普通主播来说,观众可以看到他们本人,进而获得有关他们身体状况的信息;但嘉心糖们能看到的,只是那个永远只会笑的皮套。它完全掩盖了嘉然本人所面临的巨大困难。

“嘉然生病了,病得很重,而且再也不会好起来了。”

大多数观众都是单纯的,他们沉醉于嘉然优秀的节目效果以及风趣的话语中,却忽略了一些藏在表象之下的东西。

“嘉然最近都不怎么跳舞了,是因为身体有问题吗?”

这样的评论大多淹没在了发病小作文和抽象表情的汪洋中,有的幸运儿即使侥幸收获了不少点赞,也很快就被未知的力量消灭在了萌芽之中。表面上嘉然的评论区一片祥和,但是b站以外的论坛上已是谣言四起,其中有一些是这样的:嘉然生病了,但有人在故意隐藏这个消息。

v吧和A-Soul吧是这些消息的主要来源,但作为贴吧中的知名“垃圾场”,没有什么人会去关注他们发出来的东西。用这些吧友们自己的话来说,“哪个正常人会主动往粪坑里边跳啊。”

那几天我时常会做梦,梦见嘉然紧紧地盯着一份纸质诊断书看,另外四个人围在她身边,眼眶泛红。

“我们不能让一个魂们担心,只要我还能直播,我就会一直播下去。”嘉然语气坚定地承诺道。

“可是你的病可不会管这些啊。”向晚的这句话将气氛降低到了冰点。

我始终没能找到机会看清那张诊断书上的数据,但嘉然跳舞的频率却是慢慢降了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嘉然彻底不跳舞了,就连唱歌的次数也少了很多。

注意到这一点的不只是我一人。尽管嘉然竭尽全力地在杂谈回中寻找话题,试图活跃起直播间的气氛,但这样的弹幕还是逐渐多了起来。

“粉丝多了开始飘了是吧?!搁这摆烂呢。”

嘉然为什么能吸引粉丝?资深的嘉心糖们都能毫不犹豫地回答出这个问题。无论是宅舞二十连还是那首即兴唱的《不可思议》,都在向观众传递着那个还有些陌生的女孩无法抵挡的魅力。但不再拥有歌舞的能力后,粉丝口中的圣嘉然,终究不过是一个性格沉静内敛,不善言辞的女孩子罢了。

我看见嘉然直愣愣地看着那条红色的sc,沉默了好久,眼中的光也黯淡下来。

那光再也没能重新亮起来。2022年11月11日,A-Soul官方宣布了嘉然毕业的消息,并放弃了对嘉然皮套的版权。A-Soul从五人团变成了四人团,一个魂们的情绪从愤怒很快变成了失望,然后是无奈,最后彻底绝望。无论是A-Soul官方,嘉然本人还是其余四个女孩都没有作任何解释。

一部分忠心耿耿的嘉心糖取关了A-Soul的其他成员,永远离开了一个魂这个粉丝群体;但大部分还是留了下来。A-Soul的另外四个女孩很努力,她们竭力填上了嘉然离去而带来的空缺,最终顺利解决了嘉然毕业带给这一企划的危机。

时间仍然像长江水一样流逝着,慢慢地,一个魂们将嘉然留下的空缺埋藏到了心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再次沉浸在了向晚,贝拉,乃琳和珈乐带给他们的欢乐之中……直到这次直播。

嘉然打开了自己b站账号下的评论区,一遍遍地读着嘉心糖们写下来的发病小作文,一边读,一边笑。她只用右手滑动屏幕,左手自始至终都没动过。嘉然回归的喜悦让一个魂们暂时忘却了一切杂念,他们只想全身心地投入这场五个月来第一次的直播中,再一次感受在屏幕上重新看到嘉然小姐的快乐。

毕竟,这是嘉然小姐的生日会啊,正是因为她仍然想念着自己的粉丝,才选择了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进行了这次直播。他们抱着美好的幻想:嘉然小姐的身体状况已经开始好转了,尽管现在还有些虚弱,但不久之后,A-Soul就又能变回五人团了。

可是那条不祥的消息是从我的铁哥们,在乐华工作的员工透露给我的。嘉然得了绝症,再也不可能好起来了。五个月前,她必然是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无法再继续直播下去而选择了毕业;那么五个月后的今天,她显然已经步入了生命的最后阶段,在这个时候直播,和送死没有任何区别。她是看到了自己大限将至,选择了与她所牵挂的嘉心糖们作最后的告别吗?

我胡思乱想着,直播内容错过了好多。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过去了,直播进入到了尾声。

“谢谢大家,谢谢各位嘉心糖的支持。”嘉然强行打起精神讲出了这段话,“作为今天直播的最后一个节目,然然来给大家唱首歌吧。就那首《不可思议》,你们应该很熟悉吧。”

我仔细盯着嘉然的双眼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了。我怀疑她现在其实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看嘉然小姐的直播了。

熟悉的旋律响起。

爱到不可思议

创世纪到末期

不用甜言蜜

其实我爱的是你是你

烦恼的是我虽然很粗心

但我会很努力

爱到不可思议

越老却越美丽

牙掉了没关系

皮肤皱皱也爱你爱你

就孩子气

这一百分的相遇

就是我和你

她是在用自己的本音唱。令我感到吃惊的是,尽管出奇的虚弱,她的每一个音都在调上。等到歌曲结束之时,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泪眼朦胧中,我有种强烈的预感,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了。眼前那个栗色头发的少女形象仿佛正在逐渐淡去,但我绝不允许她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也逐渐淡去。我匆忙抹去了泪水,瞪大眼睛盯着屏幕,试图将这所有的一切牢牢地刻在自己的记忆里。

嘉然抬起右手——她的手颤抖得几乎连笔都拿不住——写下了这么几个字:

“和嘉心糖在一起的第三个生日”

值得一提的是,她写到“的”字的时候,明显顿了一下。

马克笔“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嘉然靠在沙发上,双眼慢慢合上了。她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还没等屏幕前的嘉心糖们意识到些什么,直播间的影像就迅速消失了,好像是在赶着去做什么事一般,连那首《Hopeful Dreamer》都没放。

第二天,账号“虚拟区高级运营_Official”宣布了这么一则消息:直播间22637261自2023年3月8日起永久封停。


页面: 1 2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