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无标题——轻声对向晚小姐说爱你》

署名:zhl2000

听歌时,随机到了一首《下雨天》 我略微有些惊讶,惊讶于我歌单里为什么会有这首歌,更惊讶演唱者的声音并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女孩。

我翻开长长的歌单,一首一首的慢慢往下翻找着,在一千六百一二首歌中,我在八百四十位找到了它,它就是这么巧的位于中间位置,无论是从上还是从下,都要翻差不多的时间才能找到它。

很神奇的是,我记得我歌单中每一首歌添加的大概时间和当时的心情于遭遇,但却对这首歌却没有任何一丝印象,我不记得是在何时添加的它,也不记得那天有没有下雨,仿佛它就是如此唐突的出现在我的歌单当中。

一如那个似乎也是如此突兀出现在我生活中的女孩子。

成都的气候属于是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空气潮湿,多云多雾,经常连着许久都看不见太阳。

原本过惯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是晴天的我不知在何时悄然适应了这种晒不到太阳的日子,习惯了湿润的气候,看惯了终年缭绕着的雾,但始终没有学会出门带伞。

不过还好,我极少出门,偶尔几次在外时也都只是飘飘扬扬的几滴,轻飘飘的 宛若时间。

除非是雨真的落下来,那从天而降的潮湿气味涌进我的神经,淋湿我的头顶,在地面积出一个个可以踩出小水花的水坑时,我才会突然间恍一恍神。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命被扣留了一段时间呢?

我记不起添加那首《下雨天》的时间,听着相同版本却找不到熟悉的感觉,从这首歌所在的位置以及前后曲来看,添加时间可能是去年的某一个遥远的午后,不知道那时候点下添加键的我是否会想到如今的我甚至已经淡忘了这首歌,只记得住某一个特别的版本。

这段时间中的我与之前、或是之后相比似乎都决然不同。

  我不知道,过去那个过分沉默的我,怎么会到处去给人点赞、评论、甚至是拉下脸皮的对线。

有曾经熟悉的人说我有些变了,我也不知是真是假,亦不敢做任何武断的归因。

人的生命伴随着记忆,无时无地不在被扣留着。

童年时,我们被一所小屋、一条可以泗水的溪流或是城中迷宫般的小巷所扣留。

后来,我们被一座最平凡不过的中学和繁杂细琐的学业所扣留。

最后,我们寄身于那一道道被严密规划过的钢筋亦或是铁轨中,顺着那些固定的路线向前或是停留。

现在我是不是也被困于一座名为枝江的堡垒中了呢?

我不知道。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