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路有冻死骨》

署名:嘉冉今天没得吃

一、雪夜 

      2036年12月。
      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飞舞,夹着凛冬特有的深入骨髓的寒意,将枝江装点成苍白的世界。如此的寒夜,又已是凌晨十二点钟——街上早已没有行人,只间或急驶过几辆汽车。在这安静的街道,雪落的瑟瑟轻响犹如低语,反而显得世界更加寂静。我独坐在街道旁的小巷口,身上单薄的衣衫经受不住凛冽的寒风,在雪中冻得牙齿不断地发颤,像是一团奄奄一息,随时会灭掉的火苗。
      我真的好冷啊。我知道今晚的雪夜就是我的末路。
      此时,纷飞的大雪带着记忆的沉重落在我的头上,寒冷使我的思想更加清晰。我听说过人之将死会有回马灯,于是现在,我记忆中的场景也如幻灯片在脑中放映,慢慢闪现出来。

二、天鹅
      许多年后,当再次回忆起A-SOUL时,我还是会想起第一次看到贝拉小姐跳舞的那个下午。那时还是2021年,虚拟偶像还算新颖产业,A-SOUL的五个女孩用自己的硬实力和个人魅力收获了一大批粉丝,而我也是其中一员。虽然不是因贝拉而入坑,但第一次看到贝拉跳起芭蕾舞时,我还是难以用言语形容我心中的惊艳。那天我看到贝拉小姐舞姿轻灵,青丝墨染,如一位月之女神降临世间。繁星璀璨,对夜空加以缀点;皓月闪耀,此刻也为她加冕。我恨我不是曹子建,写不出洋洋洒洒《洛神赋》,形容不出她的美;但我明白,她已经成为我心中的白月光,必将激励我潜行。
      我推A-SOUL直到她们于2025年毕业。她们没有盛大的开幕,却有隆重的退场,万人空巷的毕业演唱会上五个女孩都忍不住下泪,最后给大家说了一声再见。我在贝拉最后一条动态的评论区也默默发了一条“再见”。但我知道我们并没有分离,因为每次在收藏夹里打开贝拉的视频时,我心中的月光还在照耀。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三、变迁
      我知道世界发展的很快,时光荏苒中便是日新月异。所以我也在拼命地追赶时代,追赶着自己的梦想。
      但我没有想到一切都变得这么快。
      2030年,一场席卷全世界的经济危机爆发了。与此同时伴随着科技的发展,高新机器人对人的替代作用越来越强,于是大面积的下岗失业随之而来。我于2031年被公司裁员,如丧家之犬一般被赶走。临走前我收拾东西,看到替代我的机器人扭头看向我,它的脸上永远带着设定好的微笑,此刻则像是一种获胜者对落败者的怜悯和嘲讽。我已不想再抱怨什么,回到家里打开了手机,想再看看贝拉小姐笑靥如花的模样。
      什么也没有。贝拉的视频不见了。A-SOUL所有人的视频都不见了。我只看到最近几年新兴的虚拟偶像们,采用着最新的技术,拥有着无可挑剔的个人能力,被推广在我的首页上。
      一切都在变啊。我被时代的激浪轻易地冲去,在无望中远远看着前面的浪花肆意地翻涌;曾经A-SOUL的一切也在海浪更加凶猛的网络世界被冲走,不留一点痕迹。我想到坐井观天的青蛙其实也很幸福,它观看着属于自己的天穹星空,这已足够——但我却被一桶往井里倒下的井水冲走了。

四、月光     
      其实直到刚刚变成无家可归者的时候,我心中还是很冷静的,或者说擅长适应——在这样的时代,随遇而安是一种奢侈。我知道心中的白月光还在照耀,于是我每天行走在枝江的大街,睡在公园。我学的一切都已无用,只能讲曾经在A-SOUL评论区偷来的一些冷笑话来果腹。但两年后公园封闭了,人们听冷笑话也总是听到一半就走开,我的生活就变得格外困难起来。有一天一个男孩路过,他妈妈在旁边指着我说:
    “你以后千万不要成他那个样子!”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与此同时,我感到心中的月光也快要消逝了。
      我终于还是走到了乞讨这步。刚开始我不在意温饱,仍要保有可怜的尊严;后来我舍弃了尊严,也换不来片刻的温饱。于是我在这个有生以来最冷的雪夜,坐在了黑暗的小巷口,等待着我的终焉。
      月光……
      银雾似的月光只是洒在街道上,让积雪敷上一层亮膜。
      贝拉……
      贝拉的舞蹈还在我脑海中浮现。
      起手,旋转,轻跳——每一个动作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是陪伴我无数个夜晚的舞蹈,那是无数个夜晚窗外的清辉。
      这时我惊奇地发现,面前街道上,那有着月光照耀的街道上,贝拉在跳那支《蜜月アン・ドゥ・トロワ》呢。大雪纷飞中的她舞姿是多么美妙,月光照耀下的她显得多么的轻盈,像是长了双翅膀……她每一步都在雪中踩出一个脚印,雪花像是天使为她撒下的点缀,雪地则是素裹的地毯。贝拉小姐在纯白的枝江的雪夜,如一只优雅的白天鹅,轻柔起舞,抚去我所有的忧伤。
      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是个幻觉,但我的心灵宁愿相信这是现实。我就像那童话里卖火柴的小女孩,划出最后一支火柴……在最后的时刻能看到贝拉小姐月光下的舞蹈,我已心满意足。过去的一切不过是云烟如梦,死亡的意义也只是万事成空。一曲终了,我缓缓闭上眼睛。但在闭上前的最后一瞬,似乎看到了一丝光芒。
      月光最后还是照在了我的身上。

五、微笑
      昨夜是多冷的雪夜,收尸人想,枝江的大街小巷一定添了不少雪掩的亡魂。自从2030年的那场大危机开始,他就已经在干这行。无谓怜悯或悲哀,麻木使他的心早已变得不仁。但是今天早上,收尸人还是不禁为一件事而感到诧异——因为他收了6年的尸,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具被冻死的尸体,嘴上还带着一抹微笑——仿佛在昨夜极寒的穷冬烈风中,享受到了无穷的幸福。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