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无标题(第一次听到嘉然小姐的名字)》

未署名

 第一次听到嘉然小姐的名字是什么时候,我好像已经忘了。那个时候的我是v老嗨,是乐子人,还是圈外人,我好像也忘了。企鹅的聊天记录,最开始和朋友聊asoul的消息加载不出来,在B站第一次点进的相关视频,因为溜了许多遍,时间也已经模糊不清。人会忘记很多不重要的事,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喜欢嘉然小姐,喜欢她们五位姑娘是重要的事。

  还记得开始看虚拟主播是什么时候。一句“花Q”把茫茫人海中的我引到了这里,虽然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接触这个圈子,而真正去看她们直播,不过也是疫情期间为了打发时间罢了,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把感情放在看直播上是一种什么感觉。看了第一个v,之后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有了虚拟主播专门的关注列表,成为了所谓的DD,只知道木口在B站风生水起,现在回头望望,说不定我会自嘲为杏奴?

  那段时间,看神乐七奈为疫情捐出收益,看神乐mea收到的未成年观众的巨额SC,看hololive四期联动组团刷方舟副本。看着看着,总感觉往不对劲的方向走了一步,发现整个虚拟主播的圈子好像也挺乱的,并不是真正能让人收获快乐的地方,为了寻找快乐,我直接化身乐子人。带上眼镜,虚拟主播的圈子是否更加清晰。虽然大家都说字幕组是佬佬佬,但是我看某些字幕组沟通失败的时候被冲得也挺厉害的;好像某些虚拟主播的粉丝把人生都搭进去了一样,我看到因为演唱会取消某粉丝大声哭喊“呜↓呜↑这tm都是些啥啊~”;说不定字幕组里面也会有内鬼?我看到所谓的“困惑害怕,请不要再说了”而笑嘻了。这段时间,壁外调查的时候看看女菩萨才是最happy的。不过壁外调查也挺麻烦的,不可能每次都能赶上直播,因为懒,我发现我好像开始不再怎么关注虚拟主播了。听不懂的日语,蹩脚的中文,重复的烂梗,一次又一次的无底线,腻了。(请勿对号入座���)

  后来,偶尔翻墙,却发现女菩萨已经毕业一个月了。那个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看虚拟主播还有什么乐趣呢?看山非山,看水非水。润吧,我觉得。于是整个列表,所有牌子,全部删除。

  看Asoul并不是在看虚拟主播,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虚拟偶像的概念是多么真实。某天,因为对嘉然小姐早有耳闻,我有意无意间点进了嘉然的直播间,终于第一次看到了嘉然,而这里还有另外三位姑娘(开始看直播的时候乐在请假���),贝拉,乃琳,向晚,她们有说有笑,直播间虽然吵闹但却有趣。说实话,从小就在看动漫的我,在一定程度上对中文的营业声线有着强烈的抵抗情绪,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们四位的声音是亲切的,就像是邻座的同学一样(当然乐也很亲���)。毫不犹豫,我关注了她们所有人,开始看她们的每一场直播,记得最清楚的一场直播,是晚晚家的歌回,看着四个姑娘吵吵闹闹,唱着有些许年代的歌,那一刻,我好像真的在KTV,和我的同学有说有笑。

  虽然感觉没过多久,还记得关注嘉然的时候,粉丝数量才30w出头,而不到4个月的现在已经快要达成100w粉丝成就,尽管其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包含善意,但我相信嘉心糖们会更好地保护他们的主人,那位温柔又善良的嘉然小姐。也许没能陪着Asoul一起出发是一种遗憾,但剩下的路能够一起走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然然,100w粉丝是新的开始,我们会陪着你迈向前方。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