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温暖”的ASOUL

作者:不能只有表情kiss

“乃琳,你给我过来!”拉姐大声说道。

乃琳正在和然然,晚晚还有珈乐一起练舞,突然就被这一声吓得腿都软了。两个小的和珈乐看着乃琳,露出了同情和担忧的神色。乃琳颤颤巍巍看着贝拉,腿上像灌了铅一样,缓缓的挪动着。跟着贝拉的脚步,慢慢的走进了贝拉的房间。贝拉的房间很黑,只有床头灯亮着。贝拉在桌子旁的椅子上坐下,不急不慢地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两指夹住,悬在空中。乃琳赶紧拿起来火机,把烟点上。贝拉吸了一口,站起来,把嘴里的烟气吹到乃琳的脸上,说:“今天的勇敢牛牛是你弹幕上屏的吧?”乃琳有些害怕,结结巴巴的说:“是……是我上的,我只是不……不小心弄上的,拉姐,你就饶……饶了我吧。”乃琳害怕地都要哭了。贝拉慢慢地坐下,说:“行,你不是喜欢勇敢牛牛吗?今天就让你喜欢个够。来,你给我表演勇敢牛牛,开始吧,第一次勇敢牛牛——”乃琳不敢忤逆贝拉,但又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恐惧,略带哭腔地说:“勇敢牛牛,不怕困难。”第二次勇敢牛牛——”贝拉漫不经心的说道,还掸了掸烟灰。乃琳看贝拉没什么反应,给自己壮了壮胆,稍微大声地喊出了“勇敢牛牛,不怕困难”。“终极勇敢牛牛——”贝拉抬起了头,严肃地望着乃琳。乃琳也在看着贝拉,眼神突然撞上,吓得乃琳赶紧看向别处,喊了一句“勇敢牛牛,不怕困难”。

贝拉生气的站了起来,“最后一句是这样喊的吗?会不会大点声?”说完便拿烟头往乃琳胳膊上一戳,乃琳疼的大叫一声。“这不是会叫吗?怎么勇敢牛牛都喊不出来呢?啊?再来一次,终极勇敢牛牛——”乃琳顾不上看自己的伤口,实际上,比这更严重的伤口她身上还有不下十处。乃琳强忍着疼痛,似乎发泄一般,声嘶力竭地喊“勇敢牛牛,不怕困难。勇敢牛牛,不怕困难……”

第二天夜谈,贝拉高兴地指着弹幕说:“乃琳,弹幕让你注意嗓子。”因为昨天痛苦的回忆,乃琳脸庞有些扭曲:“谢谢一个魂们担心,我一定会注意的。”

在一个魂的屏幕上,乃琳和贝拉都在开心的笑着,一个魂们沉溺在A-SOUL的温暖中,享受着A-SOUL那边的“幸福”。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