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我来自深海

署名:不名语之

我出生在海底的石壁上,与很多我的同胞们一起。

那之后,我在深海里进食,游动,生长,日复一日。

我曾认为深海就是整个世界。

我曾认为一切都是黑暗的,没有光亮的。

我曾认为我的生命,或者说所有水母的生命,乃至所有生物的生命都是一样的,就是进食,游动,生长,周而复始。

但自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我只是自顾自地游着,突然感受到我的伞状体被什么温热的东西抚摸了,不同于鱼虾的触感,这种感觉更为细腻柔软,让我觉得很舒服。

但这可能是捕食者的陷阱,我出于本能用触手向那未知的东西刺去,不过被躲开了,我面对的是一种非常灵活的生物。

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想要溜走。就在这时,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温婉动听的声音:“可爱的小家伙,我不会伤害你的。”

可爱?我第一次听到有生物用可爱来形容我,我的触手布满了毒刺,我的性格冷酷无情,根本与可爱相去甚远罢。我不能放松警惕,我把触手对向那个声音。“狡猾的家伙,你是谁?想要干什么?”我问道。

“我叫向晚,别紧张,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轻柔的声音再次传来。

聊天?我已经孤身一人许久了,也很久没有和其他生物聊过天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生物和我聊天,毕竟我永远也发不出像它那样甜美的声音,我的生活也平平无奇,和我聊天又能得到什么呢?

不过她似乎并没有恶意,如果是捕食者的话,这种时候早该动手了啊?不如先听她讲讲罢,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随后啊,向晚和我娓娓道起她生活的经历。她平时生活在外面的世界,那里有形形色色的、我闻所未闻的新奇事物,尤其是一个叫枝江的地方,她提了好多遍,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能让她如此心系的,一定是一个远比海底更为美妙的地方吧。

我听得如痴如醉,一方面陶醉于她悠扬美妙的声音,一方面对她所提到的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向晚讲完了她的故事,她也想听一听我的生活。

我尴尬地和她说起我的生活,讲我如何进食,如何游动,如何生长,事实上我也只有这些可以讲,毕竟我的生活千篇一律。和她多姿多彩的生活比起来,我的生活是多么单调乏味啊,连我自己都难以启齿,她可能也会觉得很无聊吧。

但是向晚小姐好像听得很认真,在我讲完之后,她称赞说我的生活很有趣,努力生活的我很棒。

我的生活也很有趣么?这样一成不变的生活,也能得到向晚小姐的认可吗?我也很棒么?这样在暗无天日的深海中生活的的普通的我,也可以很棒吗?

我还没来得及问向晚小姐为什么给予我这样高的评价,她就要离开了,她说枝江在召唤她了。

然后向晚小姐与我作了道别,消失在了海水里。

我也该回归平时的生活了吧,进食,游动,生长,我一直以来的生活。

但是我静不下心来了,我忘不了向晚小姐了。

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我的脑海里全是她。尽管我未曾知道她的样子,但在我的幻想中,她是有着最漂亮的触手,最华丽的伞状体的可爱水母。

我也憧憬外面的世界,向往那个美好的枝江。

但是向晚小姐已经许久没有再来了。

向晚小姐说过,外面的世界在海水之上,那如果我也抵达海水之上的话,就能见到外面的世界了吧,就能再次见到向晚小姐了吧。

我于是向上游去。向上的过程中,我进食,游动,生长,却又与我之前的生活有了差别。我能感受到我周围声音的变化,这是我之前所未接触过的海洋生物发出的声音。我能感受到温度的变化,愈是向上,海水愈发温暖。我能感受到我心态的变化,愈是多一刻,我对向晚小姐的思念、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就愈要多一分。

我也能感受到水压的变化,愈是往上,我所受到的水压也愈发强烈,我的身体愈发难受,但这阻止不了我,我想看到外面的世界。

也不知游了多久啊,我突然见到上面有一种奇怪的东西,这种东西在黑暗之中凸显出来,只有微弱的一点,却让我的点眼第一次获得了奇妙的感觉。

我记得向晚小姐提过,这种东西叫做阳光,那一个世界的生物都喜欢它。

我继续向上游去,那微弱的亮点愈发变大,我周围的世界也愈发清晰起来。

我看到了好多有着不同于我的身体结构,也不同于海底的其他生物的身体结构的生物,它们自在地游弋穿梭。

原来并非所有生物都是一成不变的黑色,它们是缤纷多彩的,也包括我,我其实并不是黑色的呀,我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

这儿真好啊。

但是向晚小姐不在这里,枝江也不在这里,她们在更为上面的地方。

我的身体到这里已经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毕生未曾经历的痛苦。然而我的内心却也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神往,前所未有的神往,我无法抑制的神往。

于是我继续向上游动,每动一下,海水都仿佛要将我撕裂。

阳光愈发刺眼了,我离外面的世界也愈发近了。

我来到了海面,我探出伞状体,直接与温热的阳光接触,这种感觉像向晚小姐的抚摸一样让我舒服。

在前方,我看到海面之上有着一个凸起,直觉告诉我,那里就是枝江。

终于要到达枝江了么?我拖着残破的躯体向那里游去。我已经游不快了,我好痛啊,那就慢一点游吧,绝对不要停在这里。

突然,一阵海浪袭来了,随着一阵剧烈的震动,我被带到了外面的世界。

这里没有水,我的身体躺在细软的东西上面。在这里,我无法像在海水中一样行动,我甚至无法伸展我的触手。

但是我真切地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枝江,看到了向晚小姐生活的地方。

我的周围都是我没见过的东西,那样美丽。阳光穿过我的身体,那样温暖。

但是我没有见到向晚小姐。

我的身体炙热起来了,我的意识变得模糊了,我可能命不久矣了吧,但是如果能死在这样一个世界,我也算是没有遗憾了吧。

但是我还是好想向晚小姐啊,我想再次听到她柔美的声音,想要再次让她抚摸我,想要再次听她讲枝江的故事。

向晚小姐现在在哪里呢?她在为其他的生物讲枝江的故事么?其他的生物也会从她的故事得到快乐么?向晚小姐讲的故事里会出现我吗?

我不知道,但不管向晚小姐在哪里,不管她在做什么,不管她有没有记住我,她一定都是那样值得他们喜欢吧,我想。

我又听到了向晚小姐的声音,我还看到了向晚小姐的样子,她原来不是一只水母啊,她的样子我描述不出来,但是很美很美,真的很美。她拉起我的触手,我们一起飞向了阳光。最后啊,我变成了阳光。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