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属于一个人的神社

    荒芜的神社内,小女孩赶紧赶忙地向外跑去。

    “完蛋了完蛋了”小女孩内心焦急:“居然玩过头了忘记帮妈妈买菜了,希望能抄近道赶上。”

    这条神社小女孩以前从来没来过,道路年久未修,社内破落杂草丛生,小女孩得分心注意下不被绊倒。

    “何人居然敢来此地,打扰吾的睡眠?”

    声音突兀自头顶传来,女孩心中一吓,战战兢兢看向上方,清冷月光之下,手持着扇子遮住下半脸的白衣女子站在屋顶上居高临下俯视自己。

    “好美。”虽然有扇子遮盖,但展露剩余还是让小女孩楞住了,银白月光透过女子洒在地面,盈盈生辉,夜风徐徐吹动女子裙摆,不对!

    小女孩突然惊醒,怎么有些地方不对,再看过去,狐狸耳朵在女子头上微微颤动,九条尾巴在身后随风摇摆。

    “呵,既然你发现了,那就…”女子轻笑,刚想动作。

    “妈妈!”小女孩大哭着跑走了:“有妖怪!”

    女子刚要动作的手停在空中,就这么看着小女孩慌不择路跑出神社,片刻后慢慢坐下沉思:“是不是几百年人没见着人了,有点太兴奋了。”



    “姐姐!姐姐在吗?”隔天同样的时间,女孩又闯进神社,她兴奋地看向周围用力挥着手:“看得见吗,妈妈说姐姐是神社的神仙,不是妖怪,要我特定来讨好姐姐,姐姐讨好是什么意思啊?”

    “你那是什么妈啊?”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只闻其声:“既然知道了我是神仙,那么自然不能像昨天那样随便,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诚心呼唤我的名字十次,十次后我才会现身。”

    “姐姐!”

    “叫乃琳!”

    “乃琳姐姐!”

    “嗯,不错。”

    —

    十次过后,女子自神社走出,笑眯眯的看向小女孩:“不错不错,今天就到这了,明天接着来。”

    小女孩还没反应过来,自身已经到了神社外的小道上,懵懂的眨了眨眼环顾四周,向吓瘫倒在地上的老人招呼:“晚上好,老婆婆。”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

    不错不错,几个月后的乃琳美滋滋的看着自己的愿力,再来个几个月,到时候就能住大房子了,这破落神社早该换换了。

    算算时间,这孩子也该到了吧,乃琳满心期待的等着。

    一小时后,家里有事耽搁了吧。

    两小时后,这死丫头怎么还没过来。

    三小时后,不会路上出事了吧,乃琳有些坐不住了。

    要想去神社外,那就得消耗愿力才行,死丫头,乃琳看着自己的愿力肉疼起来,以后每天要十倍奉还你知道吗?

    出了神社,白狐虚影四散开来。

    约莫几分钟后,找到了!

    乃琳一喜,操控白狐驮着女孩进入神社,所幸已到深夜,四处无人发现这一怪象。

    小女孩已经昏迷过去,身上手臂满是伤痕,乃琳看着,顾不上愤怒,愿力无法恢复凡人伤势,她只能亲自舀水采药煮治,忙忙碌碌到了大半夜,乃琳才松了口气,女孩身上已经贴满了药膏,紧皱的眉头舒缓下来,不时嘴角带笑。

    哼!看的乃琳气不打一处来,居然敢让我一个神仙照顾你,等你醒后,我要压榨你,一天24小时不停工作,把我的愿力全补回来。

    第二天醒来时,小女孩伸了伸懒腰,她感觉昨天睡的格外舒服,地毯也是格外的软乎,她向下揉了揉,低下头正对着乃琳,两人相望。

    “啊!”破音尖叫打破了神社早日宁静。

    “你你你…”乃琳拿着衣服盖在身前往后退去,“你为什么会在我旁边睡觉?还靠着我啊?”

    看着乃琳活像个受气媳妇,女孩懵了:“我不知道啊”

    昨日记忆碎片似潮涌袭来,啧,乃琳头疼摇头,怎么晕晕的。

    不消片刻已经搞懂昨日经过,乃琳恢复淡定地点点头,披上衣服将扇子遮住自己的脸:“这些我知道了不用在意,说说昨天怎么回事?”

    “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女孩摸了摸后脑勺回忆道:“他们们说哥哥弟弟太多了,养不起了,决定把我卖给隔壁村做媳妇一辈子不能出来,我害怕就跑了出来,想着姐姐这里,后面的事情就想不起来了。”

    乃琳沉默片刻后才问道:“那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打算?”小女孩楞住了:“什么打算,就这样每天和姐姐在一起不好吗?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也不开心,我喜欢在姐姐旁边。”

    “是吗?”扇子后的嘴角翘起,随后咳咳正声道:“既然打算住我这了,那么房租就得仔细算算了,还有昨天的愿力,加上杂七杂八的,你以后得在我这里打工一百年,有问题吗?没问题就签字画押吧”

    “我以后一百年都可以待在姐姐旁边?”女孩话中喜悦跃然纸上,毫不犹豫刷刷地在纸上签下名字。

    “是打一百年的工!不是一百年在我这混着!”乃琳纠错,随后漫不经心地看了看女孩签名。

    贝拉。

    嗯,乃琳不在意的收起。

    “那就开始今天的工作吧,诚心呼唤我名字一百次,然后把杂草啊小路啊瓦块啊全都修理一遍。”乃琳得意洋洋说道:“看你挺喜欢叫名字的,希望你以后不会念到吐。”

    “肯定不会的!”小女孩认真回道。







    “贝拉,再叫我名字一次嘛”

    “哎呀你好烦啊,赶紧把门锁好,不要让陌生人进来,我要出去买菜了。”

    “哎,明明二十年前才说肯定不会厌烦的。”

    “那都是骗小孩的话啦,乖,在家乖乖待着,姐姐要出去买菜了。”

    “你把我当什么了啊?我是神仙!神仙!”

    “真好吃!”

    乃琳顾不得吃相,将桌上的饭菜席卷一空,满足地打个饱嗝:“贝拉你手艺真好,以后谁要是娶了你真是三生有幸,要不我把你娶了吧?”

    乃琳突然正坐身子看着贝拉,手一挥扇子轻挑贝拉下巴:“哟,这是哪家姑娘,长的好看贤惠又会做饭,不如跟我回去做我媳妇如何?”

    “少来”贝拉打掉扇子,面色如常:“吃完没,吃完赶紧收拾碗筷,我要准备洗碗了。”

    “哎呀,我家媳妇就是贤惠”乃琳笑眯眯的看着贝拉,突然正经道:“贝拉,你知道吗?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深深地记住你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少来”贝拉叹了口气:“这都是第八百二十一次了,你说不腻我还听腻了,赶紧认真工作,都二十年了,神社还是一个人都没有,你可真是最落魄的神仙。”

    “那是他们不识好歹!”乃琳哼哼唧唧:“隔天我就把贝拉睡照发出去,来神社供奉的我就送一张。”

    “你敢!”贝拉左手抹布,右手洗洁精,气势凶猛:“那我以后一个月都不理你了!”

    “开玩笑的啦宝贝”见贝拉真要发飙,乃琳连忙安慰:“我自己一个人看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给别人看呢?”



    “我出门上班了”

    “等你回来哦”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排骨!排骨!排骨!”



    “这电影好感人,最后那只狗一直等着主人回来真的哭了”

    “哎呀,电影而已,假的罢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电影假的,透过电影传达出来的情感却是真的”

    “你说这些我也不懂啊,神仙那懂得这些情情爱爱悲欢离合”



    “乃琳我们也养条狗吧,多可爱”

    “你确定吗?我是狐狸,是狐狸啊!”



    “哎哟这狗真可爱,狗狗乖,你贝拉姐姐要出门打工,今天乃琳姐姐陪你玩”



    “哎,我警告你再在我床上跳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第一次警告!”

    “第二次警告!”

    “第三次警告!”

    “贝拉你快回来管管啊!”



    “贝拉你知道吗?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时…”

    “两千次了!你烦不烦!”



    “贝拉,再叫我名字一次嘛”

    “不叫啦,你好烦啊!”



    “哎,又过了三十年了,怎么神社一个客人都没有啊,你果然是最落魄的神仙”

    “嘻嘻,那你就是最落魄的神仙夫人”



    “乃琳,乃琳,我下去的道路怎么走来着?我忘记了”

    “都第几次了,你年纪大了别人早辞退你了。”



    “乃琳,今天想吃什么啊?”

    “你糊涂啦?早就是我做饭啦,今天想吃什么呀,贝拉小媳妇”

   

    “乃琳,我们养的狗呢?”

    “早就走了,看!这是他的曾孙子,来,叫曾曾祖母”



    “乃琳,今天看电影吧”



    “乃琳……”



    “乃琳……”



    “乃琳……”



    “乃琳……”



    “乃琳……”



    “乃琳”垂垂老妪躺在床上,虚弱的偏头看着当初的月下女子:“我今天要走了吗?”

    “傻瓜”乃琳温柔将头靠在贝拉头上:“说什么傻话?你才不会走呢”

    “我想起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当时我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姐姐,真美。”

    “我也是啊,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深深地记住你了。”乃琳轻声说道,贝拉这次没有打断她,只是笑着说道:“都说了一万次了,还不腻啊。”

    “你都记了一万次了,你都没腻我怎么会腻呢?”

    乃琳注视着贝拉双眼,两人瞳孔倒映着对方身影,只有对方,再无其他,乃琳俯身轻轻吻在贝拉额头:“我会陪着你的。”

    “我们再玩一次那个游戏吧”乃琳轻声说道,积蓄百年愿力悄然放出。

    “乃琳”

    “我在”

    恍惚中,贝拉又回到了那个初逢夜晚,一袭白衣,惊鸿一瞥,情定今生。



    “乃琳”

    “我在哦”

    “你怎么睡在我身边啊!”



    “乃琳”

    “在哦”

    “以后叫我的名字不准腻哦”



    “乃琳”

    “在这里呢”

    “我们养狗吧”

    “神仙哪懂得这些情情爱爱悲欢离合”



    眼泪滴在床榻上,模糊了乃琳视线。

    “不要哭啊,在玩游戏呢”,贝拉微笑着费力抬起手擦拭乃琳眼泪“哭花了,就不好看了”

    “嗯!”乃琳带着哭腔应道。

   

    “乃琳”

    “我….”

    情绪崩塌的一瞬间,乃琳大哭起来。











                                                            “乃琳,再见了…..”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