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不看向晚十年了

署名:仿生阿姆斯特朗

注:本文写于2021.4.1凌晨,伪毕业回前

不看晚晚四天了,
四天的戒断反应中我从辗转反侧到彻夜难眠再到安然入梦,梦中我好像变成了一中浮游生物,置身于海洋之中,随着海浪起起伏伏。在海的上层里我看到忽明忽暗的微光,在深层看到漆黑狡黠无限延伸的水草,一块硬物忽而划伤了我柔软的肌体,我没有看清那是什么,梦醒,月亮落在了宿舍的窗子旁。


不看向晚四个月了,
企划经过了一个月的沉寂,在五月份宣布全面复活,我还记得那天我晚上八点准时的守在电脑前。全新的团舞和服装设计,依稀记得弹幕又在吵来吵去,有钓鱼的,也有发应援弹幕的,我的文字夹杂在弹幕海里,她没有看到,我合上电脑,呢喃些了什么。看到她们回来,我应该是很开心的啊,人,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再后来我将五个女孩从我的关注列表中移除,再也没有打开过向晚的有关内容。那个爱笑的女孩就这样从我的世界消失了,好像一个蝉蜕从树上脱落,无声,却好像带走了我的整个夏天。


不看向晚小姐四年了,
你过得还好吗?这些年我已经工作并稳定下来了,拿着一份还不错的薪水,过着单调重复的生活,在钢铁森林里有着我的一个小窝,还养了一只猫和一鱼缸的水母,可我分明记得从前自己是不喜欢猫的。我也曾在网络上搜索过你,可怎么也想不起你准确的名字了,向晚小姐?还是Ava向晚?她们好像都是你,又都不是。去年年假我去了北欧的一个小国家旅游,坐在夜空的雪地下,寒冷刺痛了我的手掌,我忽而想起那个冬天,许多个无所事事的晚上,我在电脑前发着弹幕“拉跨了”“不拉不看”“通过”“喜欢”“才八点”“晚安”,那年我不知道自己未来究竟想干什么,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我好像想清楚了,也好像没有。


不看她已经十年了,
现在的我拖着残破的灵魂行于世间,在荆棘的座上啃食骸骨。
向晚,你还记得那首单相思和十年之约吗,从网络上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你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纪念歌会,原来,你那时候真的没有开玩笑。我也没想到,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已经这么老了。
那个晚上,我究竟在弹幕中写下了怎样的语言呢,有关于你的记忆都变得模糊,像是一块被海浪冲到沙滩上的毛玻璃,发黄,焦绿,拿起时,锐利的边缘又总会割伤刺痛你的灵魂。
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我再也再也再也不想记起你了。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