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我的朋友北大雕被泥头车创死了。

作者ID:北大雕

我的朋友北大雕被泥头车创死了。

纵观他这一生,绝对算不上是个十全十美的好人。我与他在b站相识多年,知道他喜欢A-Soul。虽称得上相知,却也始终保持着距离。

他经常在QQ群里发他自认为画得好看的关于A-Soul的二创再配上一句“给你们看我爹弹吉他”诸如此类的怪话,从不考虑其他人的感受。但北大雕也仅限于“窝里横”了,他本人就是《十万嬉皮》所唱的那样“厌恶争执,不善言说”。我从未见过他在网络上公开发言反驳攻击她们的言论。“都是罕见,都是炒作狗罢了”,他这么安慰自己。

作为一个冲浪多年的老嗨,他最常用的视频app是bilibili,最喜欢的up主是五小只,他是那么的喜欢她们,甚至让他产生了为她们制作二创的想法。于是,他制作出了一个简陋,幼稚而又饱含真情实感的视频发到了网上。简陋的作品自然不会吸引多少目光,但那个二创多少也收到了几个点赞,这就足以让他高兴了。“我的心意也能让人看见了”,他想。

他的故事很普通,或许和我一样普通。但他却没能一直普通下去。

某一天,他回到宿舍,发现他的室友们知道了他的b站账号,发现了他的二创,察觉了他喜欢A-Soul的事实。不仅如此,他的室友们还一起看了几个在大庭广众下发病的视频:“嘉然,我真的好喜欢你啊,为了你……”,“我要创造一个只有你的世界”,“你带我走吧!”接着,他的室友们便开始模仿起那些发病视频主角的言行。北大雕知道,他知道视频里这些哗众取宠的小丑不能代表他,他知道他自己不是这样的,他知道他的室友没有恶意。但他接受不了的是他这份隐秘的情感被熟人知晓并且歪曲了。“如果我能被贝拉开的泥头车创死,那她们就真的能带我走了吧”,他想。

很可惜,他未能如愿,那辆泥头车的司机也不是贝拉,他永远地留在了这里。

再次见面,一片狼藉,我承认自己无法确认那团肉泥就是北大雕。但无论如何,无论是对北大雕本身,还是我对他的记忆,都会在此时此地停留,直到变成被人遗忘的过往。

他这一生算不上体面,但就凭他那个满怀激情与热爱的逆天二创,北大雕最后就不应当沦落到这步田地,不过我想他也配不上什么风光大葬,所以拿了把铲子就地把他埋了。最后我在他孤零零的土堆上放了一张我们俩最喜欢的五小只一起摆pose喊slogan的照片,那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