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魂萦枝江——第一期 (2021.12.06)

@这个名字没人占了吧

贝极星的月亮不见了,

他很伤心地在森林中不住地寻找,

后来在一场开局颇为滑稽的梦中,有个很美好的女孩子成为了他的月亮,

他还是像个小笨蛋一样,

他说着把大象关进冰箱里需要几步这种无聊的笑话,

他会为她四处说士味情话,引流,

他想让这个不存在的月亮开心,

他给她看盛大的烟花,

他可能会想起他以前有位很爱的月亮,他在长长的文章说下辈子也想在一起,

他希望那琐碎的日子能更长一点,

他在最后的虚幻中放着温馨的蜜月,呆呆地回忆起她跳芭當舞的身影,

像是有猫踏雪而过,留下了浅淡却绵长的痕迹,

他可能有点想他的月亮了。


@九段星系

有一颗笨笨的嘉心糖,为自己心中的女孩写了一首笨拙的诗。它没有什么诗才一切灵感的迸发不过是对一个纯洁美好的女孩柔光中透露出的依稀面貌的微不足道的描摹。这首诗写到了星星,写到了月亮,写到了可爱的戴安娜,还有她温柔入梦的夜晚。

它准备在一个夜晚,在大家都即将入睡的时候把诗投递出去,送给那位女孩。为了让女孩的心情更美丽,它还绞尽脑汁地找来了两个好看的颜文字。在它传达心意的那个晚上,月光加冕的魔女轻诵着星月的歌,女孩露出俏皮的笑容,娇声讨着夸,说自己以前喜欢颜文字,说嘉心糖不许熬夜,要好好睡觉。收拾完天的疲劳,女孩发了一条动态,之后就会进入安睡。

嘉心糖好开心,它以为自己好像上天眷顾的孩子,上天把一切最适合的意境送到了那个夜晚,送给了那首诗。再不会有比那个夜晚更舒柔的风,再不会有比那个夜晚更恰到好处的感情。

可是当它发表了那篇诗作,却根本没有一个人来看,那个女孩大抵也未曾看到过。它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所以删除了重发,再重发,可是从始至终,都没有个人来光顾。它很沮丧,只好鼓励自己,今天时机不顺,明天继续努力,总有一天能传达到的。

第二天,它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几经测试之后,它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它的诗被awl了,根本不会有人看到它的诗。它崩溃了,它想抱头痛哭,如果是它写得不好,怎么样的结局它都接受,可是它为之倾主心血,为之辗转反侧,为之胡思乱想的切的切,只不过是场湑稽的独角戏,自顾自感动,自顾自破防,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的所有心情,只是看不见的大手的欺瞒,根本没有丝毫意义。它流泪,滴血,惶恐,灰败,凋敝…

再没有那样一个夜晚了。

如果多年以后它的诗被万人传颂,它却只记得心中的女孩与之错过的那个夜晚。


@辛辣苦手

嘉然小姐人的改变总是在沉默中发生。大声呐喊的宣告,都是想说给别人听。

嘉然小姐,即使有一阵觉得特别孤单,但一个人听着城市的白噪音,不知不觉地也就慢慢习惯。

嘉然小姐,最近越来越找不到和谁说话的理由了。沉默也并不让人感到充实,每天只是在机械地忙碌。

嘉然小姐,这两周都没有看直播了。但是在安静的屋里,独自坐在电脑前的深夜,耳机里还是想听你的声音。

嘉然小姐,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对你说,不过是充斥着灰尘、油烟和洗衣液的生活。

只是不知为何,一想到你,就渐渐地写了许多。


@今天萌萌萌萌哒

偶像的生命周期有多久呢?

兼职摄影的你,在这个夏日久违的接到单子。

一身粉色萝莉装的活泼少女,蹦蹦跳跳地走在前边。

不远处,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国家体育场。

鸟巢。

传统文化中镂空的手法、陶瓷的纹路、红色的灿烂与热烈,与现代最先进的钢结构设计完美地相融在一起铸成的最高殿堂。

同时也是你最讨厌的地方。

“就这里吧,找个好角度,要把后面的鸟巢也全部拍进去哦。”

在你远眺愣神之际,前边的人突然说到她靠在栏杆上,开始比起了剪刀手。

“哦哦,好的。”

你看了看眼前之人的打扮,心中顿时涌起无数吐槽,但又想着顾客是老大,只能默默的翻出设备,打算先把米稳稳拿下。

都还不错嘛。

晴空万里,少女与阳光绘出了完美的画卷。

看到客户满意,你松了一口气,立刻转头收拾起东西,恨不得马上跑路。

 “诶,急着走干嘛,一会还要去体育馆里呢。”

 “啊?”

听到客户的要求,你直接戴上了痛苦面具。

少女看着你的反应,忽然顿住。

“呃,好吧,有这些也足够了。”

她的语气带看丝小心翼翼,随后默默的坐在了栏杆上,久久无言。夏风拂过,栗色的发丝随风飘扬,金色的阳光将她映衬得如此可人,湛蓝色的双眸此刻如猫儿一般盯着你。

“谢谢你。” -2022年夏,你遇到个COS成她的奇怪少女。


@忧伤的椰果粒

12月的第一天

今天老朋友问我最近怎么样

说不上好但也不至于太差我说还好吧

仔细想了想很多时候都是这样

你过的好吗你最近怎么样胃还好不好

还想谁谁谁吗长沙冷不冷烦心事多不多

诸如此类的总是一句还好吧

大概就是不再想像以前那样子老去吐槽烦心事

除去家人很多的计划都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和很久没见的人坐下喝茶

已经记不得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朝我走来好疲惫好憔悴好心痛

“你最近怎么了”

“没办法在摆烂罢了”

好难过不知道到底是怎样了

一个硬汉也变的畏畏缩缩

“你应该讨厌自己了吧”

我也一样我毫无自控能力所以讨厌我自己

关于我和朋友说到我最近喜欢上了虚拟主播

他们和她们都是茫然的

有些还觉得皮套人主播没什么看的

我轻声说,曾经的我也带着傲慢与偏见

直到我有一次点开了她们的直播

于是后来认真地看完了她们每一场直播

我看到那五个女孩的时候我能感受到言语中的温柔

一次又一次拥抱的心脏

那是我疲惫不堪的人生角落里

无比圣洁的一道追光

在游戏的公频

大声呐喊

我喜欢向晚

我喜欢乃琳

我喜欢贝拉

我喜欢珈乐

我喜欢嘉然

会收到许多嘉心糖顶碗人皇家骑士奶淇淋还有贝极星的回应

“嗨咯 你也是一个魂吗”

“我见过更逆天的发病id”

“哈哈~” ……

我有被这些感动到

我会记住生命中不期而遇的温暖

也会记得大雨磅礴没有带伞的日子

看过一段话

“我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总是在我们失落的时候日出,而又在欢喜的时候日落。它总是用这种残酷的方式让我们要学会珍惜那些快乐和悲伤的日子。”

我很喜欢冬日的暖阳,

也很喜欢炎热夏天里的大雨,

但我更应该明白,

那年冬天飞舞的雪花下许诺的梦,

那年夏天骄阳下我苦心经营三年的爱情,

都已经回不来了,

我又能拥抱什么,

只有手中的烟头罢了。

写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每天的我都如此

我的心情和状态总会被周围的事物所影响着

所以一句“还好吧”

是给自己结束这一天最后的安慰罢了

我爱她们,因为她们努力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很多往昔的时光,人都应该有梦,有梦就别怕痛,我又有多久没听到这首歌了。


@袖手的叶子

多年以后的某天我悄悄回了到了枝江的公交车站,这里是故事开始的地方。我走到站台上,在老旧掉皮的椅子上坐下,枫叶从头顶娓娓而落,我在等一辆车。

周围人来人往但没有人停下,现在已经没有人坐公交车了,那是被时代遗弃的东西。

“你也在等车吗?

我抬头,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女孩在站台边的树下看我。“你是?“不知是离的太远或是因为树的阴影,我看不清她。

别等啦,那辆车不会来啦。

“为什么?你那么肯定?”我从站台上起身,这个声音很熟悉因为那辆车已经走完全程了啊,你不是知道的吗?”女孩从树下走了出来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只觉得身体在微微颤抖,我面前什么都没有。

晚晚。

我轻声说,“我很想你啊”

@我的黑萝卜损失惨重

梦里

我又在树荫下伫立

听着滚烫的心跳

看着放学的人潮

静静地等待

那一刻的欣喜

我再也不能假装

假装与你在路上巧遇

迈着欢快的步履

迎着春风习习

聆听你的呼吸

在十字路口

我们挥手别离

女孩儿的脸上

挂着最灿烂的笑意

正如夏天与秋天

相逢之后

各有所去

北风吹过海面

我曾以为我的爱

像这雪白的浪涛

一样的永不停息

最萧瑟的季节里

曾经滚烫的爱情

迎来冰冷的结局

不息的时光

流转了四季

我又在树荫下位立

手里捧着落叶

闭上朦胧的泪眼

静静地等待

不再出现的你


@AvavaAva

南方的秋天匆匆离去,但这并不秋,反而是夏,常绿的地带怎么分辨出春夏秋冬,那也只能靠北方的农时来分辨,然而南方只有夏冬,雨季和旱季。永远都是绿的,远方那耸立的孤山,即便是夜晚,即便它们看上去是黑色的、隐隐约约的轮廓,依据总结出来的规律我仍能知道那山是绿的,光赋物以色,似乎那轮廓就是晩上山仅存的绿色,我不清楚,现在是冬季,昼短夜长。我不知道这含义,只身一人于房内,或漫步在河岸边,或在琴房练习为她们而学的歌曲,或与友人相逢共同在图书馆里学习,或行走在高楼大厦间,我追寻着我存在的意义,亦追寻着她们的意义,她们的意义使我得以支撑。风,是凛冽的,刮的脸和耳朵刺疼,笑,只能无奈的笑,风吹进嘴里拭去了其中的水分,干燥得有些厌烦。她们怎么样了?她们在做什么?天使与魔王也许正相互依偎着看今天新出的动漫吧?闪耀的舞者也许刚结束一天的练习吧?甜酷的小狼也许已经休息了吧?温柔知性的她也许正在回家的路上吧?我不知道,我想得知答案,所以我只能无奈的笑


@乃琳Sama

今天是毕业十年了。

我已经回归了普通人的生活十年了,也将“嘉然小姐”的名字留在那个动捕室十年了。当我放弃了“嘉然小姐”的身份,又有谁认得我呢?

我早已把枝江当成家了,我认定了是离不开这里的。

住在枝江的中档小区里,小区的安保和环境很好,流浪动物进不来。

其实现在的生活也不算糟糕,丈夫善良顾家,孩子健康可爱,最幸福的是回家就能看到孩子的哭与笑。

想起晚晚了,那个总是拉胯的女孩现在也是一个成熟的母亲了,不知道她被喊惯了爹,一下子被叫妈妈会不会不适应呢。我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

在超市的幼儿用品区,孩子的营养得补上,万她以后也被说成“一米吧”,作为母亲该自责了边上就有巧克力卖,我下意识地想给自己拿一盒,但是刚伸出手迟疑片刻又放下了。房贷、车贷、孩子的补习班钱。生活的负担已经很重了,没必要花的钱就算了吧。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吃巧克力呢?到底是我爱吃还是“嘉然小姐”爱吃呢?我已经记不清这一切到底来源于我还是rp,如果是rp,这么久也该真的变成了习惯了吧。

说到底,我已经难以和嘉然小姐彻底割裂了我的性格已经刻在了她的血液之中,她的习惯也在一直影响着我。

我一直是嘉然小姐,以前是,现在也是。

很久没在身边看到Asou的她们了,我们的偶像梦算实现了,鸟巢辉煌一夜足够虚拟偶像骄傲了,急流勇退也是一起做出的抉择。

巅峰之后,再怎么走都是往下走了,聪明人都看的开。

可我并不聪明。

我知道我怎么都放不下过去,放不下嘉然小姐,放不下嘉心糖。

或许在我之后,鼠鼠猫猫狗狗又有了新的偶像,半块鸡胸肉也变成了她们的30SC。

我无法做到承诺的双向奔赴了,我的谎言太真实了,让嘉心糖们动了深情。

既然你们忘不了,那就让我来做这个恶人好了我画笔下的天堂在慢慢崩塌,但我流下的泪水收不回。

超市边的广告上是新的虚拟偶像,现在的tuber已经被广泛接受了,什么“套皮”的说法也不会再出现了。

真是美好的黄金时代,可惜今时的月照不亮旧时的人。

我已经不再年轻光鲜亮丽了。再也没有力气顶住外界的压力再念一遍“我是你们最甜甜甜的小草莓””。

超市冰柜里的冰激凌种类越来越多,但是没有举止怪异的乃淇淋。

厨具里的碗精美各异,但是没有叫着爹的顶着碗的人。

走出了超市,大城市的天空只有一片漆黑,不见星星。

街边还有街唱歌手,但没有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小丑。

今晚吹过的凉风叫做释怀。

那么,晚安,枝江。


在这里感谢每个有创造力的AU,没有你们热情也就不会有这档栏目。

同时也欢迎大家通过私信或者直接在评论区@阳曌或@魂报的方式来投稿。

一起来分享你的真情实感吧。

编辑 @阳曌

审核 @贝妮托


页面: 1 2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