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琳光一闪😍

几篇伤痛文学。

1.贝拉伤痛文学两篇

2.向晚伤痛文学、草学长小作文

3.全员毕业伤痛文学一篇


贝拉毕业了

前一天晚上的直播里,贝拉有了新衣服,是一套芭蕾舞服,她显得很高兴,久违地在单播里出了牌,连着跳了好几支芭蕾舞,那天晚上平A舰长数都超过了8000,A老嗨纷纷回旋,将贝拉称为V圈女皇,顶峰上的舞者,可是不懂得欣赏舞蹈的au们谁都没有注意到,贝拉后来的几支舞蹈的动作都有些许的变形,尤其是最后的一支舞,更是被贝拉悄悄地改了好几个动作,因为当时的她能清晰地感觉到,经过一晚上高强度舞蹈的腰,已经不能支撑自己跳那些动作了
下播之后,贝拉只感觉有一点点不舒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跟以前似乎都不一样,她并没有当回事,只是随便找了一张膏药,贴在了自己腰上。
从膏药里传来的丝丝暖流温暖着她的腰,贝拉趴在床上,晃动着自己的脚丫,在B站上搜索了asoul的tag,一个一个地看下去,诶,这个好有意思,我得分享给哭哭,她一连溜了很多的二创,也照常在五人的小群里进行了分享,没人能察觉到任何的异样,又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一小时之后,贝拉蒙上了眼罩,但她感觉腰有一点更不舒服了,“明天早上醒来应该就好了吧”她这样想着,沉沉地睡去了。

她做噩梦了,很怪异的一个梦,自己出道一年以来的种种景象都浮现在脑子里,就像走马灯,贝极星的小作文,自己与他们的情人节约定,他们拍的月亮,还有嘉然,乃琳她们,都一个一个地在梦境里出现,然后攸地消失,贝拉感到一阵慌乱,她呼喊着她们的名字,却没有人理她
突然间,“贝拉”出现了,就是那个,屏幕里的贝拉,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你是我吗,你是贝拉吗,你还是你自己吗,她一步一步靠近贝拉,用一种贝拉难以理解的腔调,像是阴阳怪气,又像是咒骂,大声地问着贝拉,贝拉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不断地后退
向后退,向后退,远离她,是贝拉脑子中唯一的想法,快逃,快逃离这个地方,但是还没退几步,贝拉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楼层的边缘上,她使劲往楼下望,想确定一下这究竟是几楼,但她怎么努力也看不清,下面就像是一个万丈深渊,她惊恐地回过头去,发现那个“贝拉”已经消失了,只有一片大雾笼罩着整个楼顶,她不敢松气,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蜘蛛爬到了贝拉的手臂上,她尖叫一声,一不小心,从楼顶上摔了下去
她从楼顶坠落,落啊落,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砰的一声,她醒了,满头的汗水,摘下了自己的眼罩,房间依旧里一片漆黑,看样子还是半夜,她想着从床上爬起来去打开小夜灯好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但她一起身,一阵巨大的疼痛感从腰部传来,完了,她想,她知道这种感觉,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8年前,那一次,她在床上躺了半年,这一次会是多久呢,她不知道,也不敢想下去了,抬头望向窗外,北方天空上,星星们还在不停地眨啊眨,贝极星们,对不起啦,她闭上了眼,一滴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就像窗外的星星,落在地上,大大的泪珠碎成了好多瓣,她知道,自己的偶像梦,也随着泪珠一起碎了
第二天,她被送进了医院,做完腰部CT和一系列检查之后,她又一次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和那一次一样,但她心里清楚,这次的结果可能会更坏,诊室里,科室主任拿着她的CT叹了半天的气,多么年轻的小姑娘啊,怎么会把自己的腰伤成这个样子。
贝拉联系了羊驼,告诉了他自己的状况,以及,想要毕业的打算,一个废人是不能给粉丝带来快乐的,电话那头的羊驼沉默了许久,最终答应了她的要求,最后,还问她有没有什么想对粉丝说的,听到这个问题,贝拉怔住了,片刻后,泪水又夺眶而出,她舍不得她的贝极星们,但她又不想粉丝们难过,是啊,默默离去,给粉丝们留下最好的一段回忆才是自己应该做的,“我没什么要说的”艰难地说出了这几个字后,不等羊驼反应,她就急忙挂断了电话,而后把头埋到了枕头里,又开始放声大哭,她觉得自己这两天流的眼泪,可能比过去2年流的还要多,自己以前明明没有这么脆弱的。
羊驼宣布贝拉毕业的消息后,粉丝们爆炸了,愤怒的贝极星们车了羊驼十万层楼,还扬言要车爆其他人的直播间,但失去理智的粉丝终究是少数,直播间里独轮车数量很少,羊驼把装死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讨要说法的努力宣告失败后,贝极星们难过极了,他们觉得是贝拉抛弃了她的粉丝,吧里的小恐龙文学又重出江湖,一遍又一遍让粉丝们破防,但是,时间终会洗刷掉一切,贝拉知道这一点。
要手术了,准备手术的一个月里,贝拉每天都在折星星,然后放到一个小小的瓶子里,放到床边,就连贝拉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每天晚上必须要看两眼星星才能睡得安心,医院给安排的病床离窗子很远,让她感到很不习惯,所以她折了很多的星星,每晚睡觉之前,她都要拿着星星瓶发半天的呆,我的贝极星会想我吗,还是,恨我呢。
手术很成功,主任告诉贝拉她还需要在床上修养一段时间,然后看看效果,“那我还能,还能跳舞吗”,贝拉犹豫着问出了这个问题,其实她并不想知道答案,“姑娘啊,一定有机会的,这段时间就别想跳舞了,好好修养,好好复健,你还年轻,路还长”主任留下了这样一番话,这让贝拉又看到了一丝希望,自己再努努力,说不定还能再给贝极星们跳舞,你们一定要等我呀,她摇晃着自己的星星瓶,大眼睛扑棱扑棱地,好像有光在闪。
贝极星们并不知道这些,他们像是失去了母亲的婴孩,一段时间的哭闹用光了自己的力气,最终还是默默接受了这个结果,因为他们知道,无论再如何向上天求乞,那个女孩也不会再回来了,有的人依然爱着as其他成员,有的人则注销了自己的账号,在互联网上清除了自己存在过的痕迹,V圈夜空上那一颗璀璨的流星,在光彩最为夺目的那一刻,消失了。
在床上躺了一年之后,贝拉终于能站起来了,但是,也仅仅是能站起来,甚至连走路都还需要人搀扶,没人知道这个姑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抱着她的瓶子哭了多少次,认识她的人都只是为她感到可惜,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事实太残酷了,还能复健,再努力一下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说不定还可以,贝拉这样想着,开始了她的复健期。
一年的时间足够让人忘记很多事,吧里已经很少有人在提及贝拉了,就好像她从来不是as的一员一样。
贝拉开始尝试着自己走路,她摔了很多次,但再没有哭过一次,之后,她开始扶着楼梯慢慢地上下楼,慢慢地,她也能自己爬楼梯了,一切都在逐渐变好,贝拉脸上的笑容也一天比一天多,就像那次一样,我应该还能再回到舞台上的,她想
复健的后期里,贝拉也曾偷偷对着镜子做过几个舞蹈动作,但每次做到一半她都放弃了,镜子里自己的动作太难看了,本该轻盈的舞蹈动作像广播体操一样僵硬,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还可以再练,她一遍又一遍安慰着自己。
贝拉开始试着练习跳舞,但她发现自己下不了腰了,不仅仅是下腰,以前很多简单的拉伸活动,她都没办法做到,在努力了一个月后,她放弃了,对不起啦,我的贝极星们,她晃了晃瓶子,突然想起了那个梦,对啊,我不是贝拉呀,我才想起来,我是我自己呢,是个没有粉丝,也跳不了舞的我自己,想着想着,眼泪就又流下来了,她小心翼翼地把瓶子藏在了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从此以后,她不需要再看着星星睡觉了。
有时候,人要学会跟过去的自己切割,好开启一段新的旅程。
又过去了好些年,as不断扩张,最终成为了一个庞然巨物,她们如愿以偿地在鸟巢开了毕业演唱会,在一支无比整齐的四人团舞中,as时代,落幕了。
但没人知道的是,在某个城市里,有个姑娘,看着电脑屏幕,跟着她们跳完了整场演唱会的舞,虽然动作有些许变形,但每一支舞都很熟练,即便是最新的团舞,她也能跟着跳出来,一边跳还一边咯咯地笑,哈哈,乃琳还是跳不好呀,在演出的最后,四人齐声喊那句经典口号时,屏幕前的她,也把手举过了头顶,做出了那个她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动作,轻轻的也跟着喊了一句“我们是,asoul”,电脑旁边,是那一瓶星星。
“大家好,我是asoul的队长以及舞蹈担当,贝拉,大家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贝~~拉”,那个星星瓶子,曾经在这个桌子上,听着这个小姑娘重复了无数遍这句台词。


贝拉伤痛文学之二

年老的贝拉患上了老年痴呆。

其实她的病情早有迹象,她经常歪着头傻傻地笑,也慢慢失去了很多记忆,有时候突然清醒过来,便轻轻的摇头,“这下真的成大聪明了”,女儿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只看她每次说完,嘴角总是不自觉地往上翘,再之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时至今日,阿尔茨海默病依旧是医学上无解的难题,迫不得已,女儿把她送进了专门的疗养院。

疗养院里,她的病情似乎愈发严重起来,她经常在在晚上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星星发一整夜的呆,第二天还要揪住别人去问北方在哪里,可是到了夜里,她依然想不起来哪里是北,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看星星,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看北方的星星,她只是想看。再到后来,她几乎忘记了所有事情,就连前来探望的女儿她也一并忘记了,女儿每次来都要先做一遍自我介绍,她才会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

“哦,是你啊,我之前见过你的”

更令女儿哭笑不得的是 她之后还要向自己自我介绍一番,刚开始还是自己的本名,后来有一天她突然说到了贝拉这个名字,再之后,她的自我介绍就一直是贝拉了。

不过虽然病情一直在恶化,她的身体还好,尤其是在自我介绍的时候那种活力让女儿感到心安,虽然女儿不知道她从哪里学来的话术,更不知道贝拉是哪位。

“你好,我叫贝拉,你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贝~~拉”。

她有一个带着密码锁的小箱子,这么多年,每次搬家她都要带着这个箱子,这次来疗养院她依也没忘了这个箱子,女儿曾问过她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她只是笑着摇头,并不肯回答,这次倒好,她自己也忘记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了,连带着密码也一并忘记了。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漂亮,她却突然发了疯,大半夜的从窗子里翻了出去,开始跳起舞来,月光下,瘦弱的她像一只负伤的白天鹅,孤独地跳着属于自己的舞。

她的身体当然支撑不住她的疯癫,她摔在了一片月光里。

她的情况很严重,看着她的检查结果,医生摇了半天的头,最后还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回家去吧”

她在医院里整整昏迷了三天,回家之后的那天夜里,她却突然醒了,而且显得很有精神,拉着女儿的手不松

“姑娘啊,你陪我说说话”

女儿心里也明白,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她歇了去喂她喝点粥的心思,静静地坐在床边,听着妈妈讲给她听的,最后的话

她的眼睛很亮,像是有星星在闪。

“今天是7月17号吧”

女儿感到很奇怪,昏迷了3天的她为什么会对日期记得这么清楚,不解的点了点头。

“我啊,曾经跟一帮人有过约定,14号呢,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所以那天晚上我就跑出去跳舞啦”说这话时,她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很美。

“只不过可能,没有人记得啦”她的眼角微微的垂下来,整个人也显得低沉了很多。

“啊,今天是7月17号”她似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开始着急起来

“我的箱子呢,我的箱子呢”

女儿并没有忘记她的箱子,很快就取了过来。

她利落地输入了密码“0717”

啪的一声,箱子打开了,里面放着很多as的周边,她一件一件的拿起来,歪着头想一会,又一件一件的放下,箱子的最下面,是一件叠放的整整齐齐的芭蕾舞服。

女儿看见她眼里有泪花在闪。

“姑娘”她颤颤巍巍地端起了那套衣服。

“你能帮我穿上吗”

给半瘫在床上的她穿上这件衣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女儿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生命力的流失,她一直在自说自话,“今天是贝拉的生日,今天是贝拉的生日”

贝拉干瘪的身体撑不起来这套漂亮的衣服,蓬松的小裙子在她身上反而显得很奇怪。

“我今天应该跳舞的”她说

“不过,我可能要去另一个地方跳了,谢谢你,姑娘”

她的眼神迷离起来,气息也显得不稳,女儿紧紧握住了她的手,眼泪簌簌地往下掉,她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去擦女儿的眼泪,可她做不到了,抬到半空的手又重重落下。

“傻丫头,别哭”像是用尽了所有的气力,之后,女儿再没听清她的一句话。

她缓缓的把头扭到了北方,窗外依旧是繁星闪烁,这次,她看到了自己想看的那片星星,她喃喃着,至于话的内容,只有她和星星知道了。

“晚安,贝极星,还有,明天见”


页面: 1 2 3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