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乃琳

1.(书信)见字如面

2.(现代诗)旅程

3.不会哭的乃淇琳先生

4.乃琳小姐毕业了吗?


(书信)见字如面

琳,见字如晤。

琳,许久未见,一切安好吗?大腿受的风寒可康复了些,以后睡觉还是要好好盖被子的。阿草管的还顺心吗,不顺的话我带兄弟们再冲一回。听说小的在抖音又碰瓷你一顿饭,我寄了些钱过去,今晚生日会就可以收到了。

琳,今天我发了工资,给中午盒饭里加个鸡腿。家里一切顺心,莫要操劳。就是隔壁Tom想你想的,有些犯了痴,又拍了百十个发病视频寄过去。他一向如此,不必担心,今晚再见到你,他就康复了。

琳,不怕你笑话,一周没见,感觉时间过那么慢。迷迭香被我溜得起了泡,明天得找师傅好好修修。昨天去和皇珈骑士学会诈骗链接,今天放了好几百个,被叫几十次“啥比”,但看到你的粉丝涨了些,我又开心起来了。明天我再去多放些,这样你就可以早一些,登上鸟巢了。

琳,说句实话,你的生日会,我总怕不够风光。昨天又看到了拿你打趣的人,和他们大辩一场,动了肝火。有好心人劝我不要这么计较,也许他说的对,是我和自己在较劲儿吧。你的生日会,我发给了所有好友,他们笑我,问我是不是入了脑。我懒得说些什么,听不见音乐的人,一定会以为跳舞的人是不是疯了。

琳,今天有富裕的兄弟,会为你包很多舰队。我看得好生羡慕,要我和他们一样,能有很多钱就好了。其实我动过饭钱的想法,但记得你说过,如果我照顾不好自己,你会生气的,就打掉了这个主意。所以我写下了这封信,把思念都寄了进去。希望你可以收到。

琳,请你原谅我。记得你说过,只想做我生活的点缀,可我已经离不开你啦。我坐着会想你,走路会想你,连窗边溜进的月光,都是你发丝的颜色。昨晚躺床上,我还在想我们第一次相遇,那晚下着小雪,Tom安静地蜷在你脚边,你举着酒杯,给我讲刑法和希腊神话。其实,我已经忘掉了条款,还有诸神的姓名,但我一直记得,那天雪夜下的你,真实美极了。

琳,墨剩不多了,剩下的心思,下封信慢慢倾诉吧。不必太挂念我,安心准备生日会吧。当今晚的烟花把夜空点成白昼,随着开场声起,千万兄弟为你扬帆启航。到时你乘船过月光下的海面,如有浪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


(现代诗)旅程

我从三月打马走过

春雨涤不尽少女的哀愁

月光下我轻扣你的柴扉

“去哪里呢,我的女孩?”

你不语,只笑望那深邃的夜

这场旅途,从此有了路和终点

六月,盛暑,江南

荷香醉了多少倦客老马

二十四桥又飘起游子的萧声

苦酒入喉,相思从眼角泛出

“何日重逢呢,在月光尽头吗?”

我的爱琳

路过山河,路过悲欢

路过如画的烟雨江南

让我匍匐过深厚绵长的永夜

向黎明,来场浪漫的远征

让希望的子弹,穿透过去腐朽的我

弹孔里流出我新生的泪

今天,路尽了,或许是昨天

在山海的尽头,驻足,下马

涛声轰鸣,天涯海角齐鸣礼炮

尽头的石碑,齐聚了赴同一个约的游子

碑上金色的数字,心底激昂奏响的史诗

带笑的重逢,终为带泪的旅程写下句点

(8月8日乃琳生日会)

(生日快乐,乃琳宝贝)


不会哭的乃淇琳先生

不知何时开始,乃琳发现,乃淇琳先生不会哭了。

他老了,皱纹和白发爬上他的额头,原本挺拔的腰也佝偻了下去。人们很难将他和那个曾在马戏团健步如飞,边发病边在高跷上跳舞的小丑联系在一起。除了他依旧挂在脸上,已经僵住的小丑笑容。

“他的腰伤是老毛病,根治不了,继续贴药吧。”送走医生后,乃琳捂住脸,泪水汹涌而出。她知道乃淇琳先生的腰伤:小时候穷,有天挨饿的她哭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下午,她被邻居突然叫了出去,当她们赶到小巷,看到的是乃淇琳先生在角落蜷成一团,正被一堆人拳打脚踢。他嘴角渗出鲜血,怀里却紧紧捂着一袋面包……

“咔”。门开了,看着捂脸哭的乃琳,乃淇琳先生慌忙扔下两大袋面包,跑过来抱住乃琳。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口齿不清地哼起小时候哄她的歌,这让乃琳哭得更凶了。

她知道家里堆满了面包,只是随着乃淇琳先生记性越来越差,他只记着些重要的事情,比如挂着曾经表演的咧嘴笑,比如带面包回家。

他曾连贯的记忆,在脑海里只剩几张便签般的模糊碎片,但每张都写满了“我爱你。”

乃淇琳先生的骨癌诊断书,是和乃琳的鸟巢表演通知同时下达的。

“恭喜乃先生,培养出这么优秀的侄女。”“表演一定会成功的。”看着曾偷过面包的小丑,竟教出了个大明星侄女。众人强忍内心的尖酸,挤出笑容恭喜他。他跟他们握手,咧着嘴笑,嘴角却倒吸着一丝丝凉气。

“没关系,觉得疼的话就哭吧。”乃琳给乃淇琳先生喂下止痛药,又习惯性说出这句话。乃淇琳先生浑身颤抖,嘴角的笑容却依旧灿烂。

“那就准备看演出吧。”她亲吻下乃淇琳先生的额头,随后奔向后台。

今晚的演出很成功,她和其他四位姑娘站在高高的舞台上,应援灯像星河般淹没了她们。“Asoul!Asoul!”追随十几年的忠实观众们喊着她们的名字,纷纷落下了眼泪。

“听说乃琳有位特殊的亲戚今天来到现场,让我们问问他的想法吧。”演出最后,不怀好意的主持人提出这个问题,随后示意灯光打在乃淇琳先生身上。

话筒被递给了茫然的乃淇琳先生,乃琳的心随之悬在了嗓子眼上。

他依旧咧嘴笑着,望着台上的乃琳,挤出几个字。

“乃琳……好……我骄傲……。”

鸟巢安静了下来,全场只剩下心跳的砰砰声,大家闭嘴听乃淇琳先生的发言。

“乃琳……我爱……你。”

“嘭!”夜空炸开了绚烂的烟花,望着泣不成声的乃琳,乃淇琳先生眼角泛起微光,这颗凝结了几十年的泪滴落了下来,缓缓划过乃淇琳先生苍老的面颊,正如他对乃琳的爱呵,缓缓地划过了永恒的时间长河。


乃琳小姐毕业了吗?

乃琳小姐毕业六年了。

明天是她的第二十一次生日会。她推掉了四位姑娘的邀请,独自提起行李,回到了枝江的老房子。

她煮碗泡面,一边吃一边刷着b站,刷过几个视频后,习惯性地点进那个白色的头像。又看到了有人在评论区刷“乃琳你带我走吧!”她点开回复:

“急不急啊,急死你得了。”

她捂起嘴笑了起来,这是毕业后,她最爱做的事情。

笑完后,她看着十万舰长的纪念牌怅然若失,那是最后一次生日会达成的,生日会末尾,每个人都哭成了一团。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唱了《迷迭香》,作为最后的礼物。

而现在,她连开大会员都要给叔叔交钱,只能在匿名小号后溜溜纯良au,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

吃完泡面后她把碗往水池一扔,躺在床上刷起了垃圾综艺和网剧,直到深夜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她蹬着车子出门了。她要买一周的东西,然后大宅特宅。

她去宠物店接回新买的猫,购了猫粮和玩具。

她路过公园,带绿头套的人拿着画笔,在墙上涂着什么:银发、黑衣、修长的大腿……她扬起嘴角,悄悄拍下了这一幕。

她走进饭馆,点了碗面一个人吃着。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超级敏感》,她抬起头,看见老板正对着屏幕,悄悄用纸巾擦着眼角。

这些年,她和他们依旧在现实中一次次邂逅,他们不知道。

她终于回到了家,给猫添了食,轻轻摸它的头“以后,就叫你Tom啦~”

枝江的夏夜格外燥热,她翘起长腿,一边扇扇子一边点开乃琳queen的tag。魂们还在给她做生贺:发病视频笑得她合不拢嘴。画手们还是那么厉害,原创的音乐也依旧深情…最后,她点开评论区,又多了几篇小作文。他们不再乱发散,行文也稳重起来。她看得眼睛一酸,丢下手机打开窗户,一阵夜风涌进。她抬头望着星空,想起似乎还有颗星星……是魂们送给她的。

不知多久,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几束烟花“嗖”地飞了上去,在夜空炸开:粉色、蓝色…最后是她的银白色。

烟花里的她灿烂地笑着,烟花后的她却泪流满面。

毕业六年了,度过的每天,每个生日,依旧是魂们陪着的样子。

“或许,乃琳小姐永远不会毕业吧。”她带着抹甜蜜的微笑,进入了梦乡​。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