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嘉然

太阳照常升起

自从看了嘉然小姐,我周围总投来奇怪的目光。

“你咋老看小孩子看的动画,能不能做点大人的事。”父母不屑地嘲讽着。

“这就是二次元吗,真可怜。”同学又一次拿我取乐。

而我总是挤出个笑容,打个哈哈圆了过去。

直到最好的朋友开始劝我:“XX,你这样我很担心。你看的那啥都是虚拟的,改善不了生活,明白吗?”

“XXX,人一生会死几次呢?”我反问她,她愣住了,我不回答,只是把记忆徐徐展开。

那个10岁的胖男孩,被混混们每天围角落里拳打脚踢的胖男孩,被抢走了所有钱。父母对他不闻不问,只怪他衣服上总沾满鞋印。有一天他没能想开,走向了教学楼顶,这是人的第一次死。

那个18岁的年轻人,被困在又黑又深的迷宫,他不会笑,不会生气,医生告诉他这个迷宫叫“重度抑郁症”,却没告诉他出口。女朋友爱他,却更怕他。直到有天他发给她的话只剩个红色感叹号,他决定了结一切,所以永远地合上眼睛。这是人的第二次死。

那个20岁的病人,每天穿着松垮的病号服在走廊踱步,他总爱仰头看纯白的天花板,问自己为何到了这一步。没人回答他,他爸妈、朋友都躲他打过去的电话。他只能在一天天哀叹中白了头发,最后无声息的走掉。这是人的第三次死。

“这三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吗?”她疑惑了。

“是的,这三个主角都是我,他们的故事,就是我经历过的。每当深夜想起他们,我会在被窝里蜷成一团,用最恶毒的言辞诅咒自己,幻想种种死法……”

“但他们也不是我,因为故事的结局终究只是幻想。”

“我一度以为人会死无数次,直到23岁某天,一束阳光照在我的脸上,唤醒了沉睡的我,我终于想通了,人一生终究只会死一次。因为每当明天到来,太阳都会告诉我,我还活着,我活得好好的。这是种恶毒的诅咒,又是慈悲的恩典,这意味着无论深夜我怎样厌弃自己,乃至多少次杀死过自己。第二天太阳依旧升起,醒来的我只能笑一笑,给自己胸口一拳,告诉自己:”

“不许死,活着,哪怕像条癞皮狗样癞着!这个信念撑着我带着剩下的命,从迷宫和病院闯回了人世。从此像正常人学习、工作、生活。”

“好……可这和你看的虚拟那玩意有啥关系呢?”

“我们总会给太阳起名,不是吗。我的太阳,我叫她嘉然小姐。她是你眼里的虚拟造物,却是我眼里冉冉升起的光和热,和被照亮的前程。”

“你啊,和哲学家写散文一样,受不了。”她骂骂咧咧挂掉了。而我又一次点开嘉然小姐的空间。

“嘉然小姐,晚安,还有,明天见。”我关掉手机,闭起眼睛等待明天,还有一同到来的嘉然小姐。


鼠鼠爱嘉然小姐。

鼠鼠从琼楼玉宇偷抹月光,勾勒嘉然小姐如晶的明眸;鼠鼠从雨后晴空偷道彩虹,映衬嘉然小姐流转的曼舞;鼠鼠从万卷诗书偷缕书香,陶冶嘉然小姐绝代的风华。

从此南国北国,生灵尽知嘉然小姐的姿色,提亲的王公才子们踏破了门槛。但鼠鼠知道,还远远不够。

鼠鼠向天帝祈祷:求他收走自己的光明,照亮嘉然小姐前程;求他收走自己的财富,守护嘉然小姐平安;求他收走自己的幸福,保佑嘉然小姐不老。

天帝寻思半刻,长叹口气,答应了鼠鼠。

做完这一切后,双目失明、穷困潦倒的鼠鼠静坐在床上,等待嘉然小姐选位意中人,然后离去。

门开了,一个温软的怀抱搂住了鼠鼠,两滴泪水打在它沧桑的脸庞。

“坏鼠鼠,你为我偷那么多,该我从你这偷点什么了。”

“那,嘉然小姐还想要什么呢。”鼠鼠没想到还有什么可以给嘉然小姐。

一个软软的嘴唇吻上它的面颊。“我要偷走,你剩下的一辈子。”


我与她们的一辈子

喜欢asoul半年了。

听舍友说,她们好像要去BW,真好。我起了一大早,按耐住激动的心情。不断刷新手机屏幕等官宣。然而当asoul公布了BW日程,一个现实的问题却砸在我面前:往返车票、酒店、门票。。。我噼里啪啦按着计算器,直到屏幕弹出一个数字,作为学生的我没法接受的数字。

“我真笨,要是早点存钱就好了。”我欲哭无泪,急得想跳起来。那天我茶饭不思,直到夜晚。躺在床上的我捏紧拳头,心底暗暗发誓:

“然然,等我有钱了,就去买票看你。”

喜欢asoul四年了。

正在工作的我,刷到了asoul周末要办专场演唱会的新闻。工位上的我像只焦躁的蚂蚁,第一次这么急着下班。九点一过我准时冲出公司,车票、酒店、门票,各路下单一气呵成,我已经不是穷学生了,我终于可以……

“小李,你的述职会定到周末了,好好准备一下。”leader的钉钉消息发了过来。

“收到。”我呆了半晌,最后垂下了脑袋,一张张退掉完成的订单。

“然然,这次运气不好,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可以的。”我嘴角泛起苦笑,我在安慰谁呢?然然大概收不到我的安慰吧,我只是安慰自己罢了,如果不是鼠鼠,而是猫猫或者狗狗,也许就不会一次次错过吧……

那晚,我失眠了。

喜欢asoul十年了

少年心思被生活一点点磨平,我结了婚,有了孩子。只能每天回家时,赖车库刷几分钟她们动态。大家都变了,然然开始劝大家控制饮食,晚晚不再执著gamer人设,拉姐的舞蹈慢慢有些迟滞,珈乐的歌单也没那么潮了,乃老师倒依然很会,只是汤姆们在发病视频的最后,嘴角竟然开始闪过抹不好意思的笑容。

她们成了多平台顶流,鸟巢演唱会也水到渠成。孩子发烧住院的那晚,凌晨四点,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在家门口刷到了这条。我瞬间清醒了,某股年少的心思躁动了起来。但我又想到了还在医院的孩子,想到了和我一样操碎了心的老婆。千万种情绪从我心头升起,最后我颤抖着手,拿起手机回复道:

“恭喜然然,恭喜晚晚、贝拉、珈乐、乃老师,要好好表演啊。”

洗漱完后,我躺在床上,忽然想起什么,拿起手机赶紧补了一句。

“我爱你们。”

喜欢asoul二十年了

和妻子的婚姻还是走到了尽头,周围的朋友们安慰我,说这是中年人必经的修行。我瞒了爸妈,他们心脏看不得这种消息。结果刚应付完爸妈那边,就看到了孩子的安慰短信。

“我会一直爱爸爸的。”

我鼻头一酸。“爸爸也爱你。”

一个人的家是那么空荡。我好久没看她们了,但那晚我把她们消息刷了个遍,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对个电子屏幕就能乐一天。直到我看到屏幕闪过条最新的通告,那五个字让我赶紧塞了两片降压药。

“我们毕业了。”

“毕业了啊,毕业好。”我喃喃自语着,是啊,自己都这么老了,咋能指望姑娘永远十八岁呢。我重新拿起手机,把那条新闻从头瞅到了尾。

“周末是我们的毕业直播,欢迎大家观看。”

“好,好。”我刚要回复,突然想到什么,于是删掉重发。

“收到收到收到!”

周末到了,我买了一大堆酒,开到了片没啥人的河堤,铺开报纸坐好,等待那一刻。

我第一次没听然然劝的理想消费,给她们五个都上了总督;我第一次对着哗啦啦的小河,大声唱《超级敏感》;我第一次喝的人事不省,在河堤上一会哭一会笑,眼泪鼻涕糊成一团。

不知道过了多久,河对岸升起一阵阵烟花,然然的,晚晚的,拉姐的,珈乐的,乃琳的……我在漫天的烟花里晃了神,年少的遗憾从脑海中一件件闪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我终于可以笑着面对他们,因为我明白了。

我们也许从未相逢过,但我路过的每个故事,都是我们一次又一次相逢。


寻猫纪

“明天就是立秋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呀” 嘉然小姐盯着窗外,喃喃自语道。自从猫猫上次偷跑出去,她每天都趴在窗边等它,可是半个月过去了,猫猫还是没回来。 

这一切被角落的鼠鼠看在眼里,“收到收到收到。”它终于有机会为嘉然小姐做些什么了。

它悄悄爬出窗外,沿着道路找寻过去。 “老树老树,你见过猫猫吗?”老树摇了摇头。“蚂蚁蚂蚁,你见过猫猫吗?”蚂蚁摇了摇头。它走啊走,太阳落山了,星星升起了,它还是没找到猫猫。它又饥又渴,于是寻进一户人家,想捡点面包渣吃。

当他沿窗户爬进去后,沿着银烛台的光,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猫猫,它正懒洋洋趴在地毯上,前面摆了个精致的食碗。 鼠鼠过去摇醒它:“你在干什么,嘉然小姐还在等你。”“告诉她我不回去了,这里吃得更好。”猫猫懒洋洋摇着尾巴,翻身又睡去了。

鼠鼠愤怒了,它一爪子挠在猫猫脸上“你这个叛徒!”它和猫猫打成一团,从地毯打到桌子。可是它又怎是猫猫的对手。它被猫猫抓了一次又一次,浑身都是伤口,最后猫猫狠狠抓起它,砸在了银烛台上。银烛台应声而倒,压住了鼠鼠,烛火点着了桌布,火随后蔓到鼠鼠身上。

猫猫惊恐地跳出了窗,而鼠鼠看着自己身体每一处都烧了起来,却死死无法挣脱。 鼠鼠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它再也见不到嘉然小姐,也听不见她银铃般的笑声,不能被她轻轻抚摸了。有什么从它眼睛里涌出,这是它第一次哭,它发现自己竟然也是会哭的。

但至少,以后还有猫猫能陪着她吧。

“再见了,嘉然小姐。”

“明天他就会回来了。”


烟火下的然然

东方明珠顶楼,她们再等订制的庆祝烟花。
在大家有说有笑时,然然偷偷拿出手机,翻自己的私信,大家的庆祝和表白淹没了她。
“然然,恭喜你鸟巢演出成功啦!’
“ASOUL真是越来越好了,以后一定会去更大的舞台吧。”
“一个魂们真是太厉害啦,二创质量越来越高,我的发病视频已经没人看了呢哈哈。”
“然然,我好想去你的现场啊,可是我买不起票了,票价涨得比我的工资还快。”
“然然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呢,真好,我也要开始专注自己的人生啦。”
“然然,我。。。也许已经追不上你,也追不上大家了吧。”
“对不起然然,是时候说拜拜啦,以后你也要一直好好吃饭哦。”
她感觉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她颤抖着,点开回复框“可是。。。”
红色感叹号是那么碍眼,猛地扎进她心里。
她放下手机,眼角模糊了,用听不见的声音喃喃自语。
“然然会一直喜欢嘉心糖的。”
烟火在这一刻升空绽放,她的泪在这一刻划过脸庞。


页面: 1 2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