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嘉然

1.嘉然小姐,一个嘉心糖的童话

2.嘉然小姐的毕业季到了

3.嘉然小姐去三次元很久了

4.老鼠和巴别塔

5.老鼠和巴别塔

6.偷

7.我与她们的一辈子

8.寻猫纪

9.烟火下的然然


嘉然小姐,一个嘉心糖的童话

嘉然小姐真的很爱自己的粉丝呢。

她曾经面临过一群人最混沌的恶意,却转头为你们熬夜画了头像,她收集你们一点一滴的心声,办成小作文回给所有人展览。你们的所有心声:赞美的、发散的、破防的……她都微笑接受。

哪怕是楠味十足的发情文,她也会笑着读出来,读完后认真夸你们:“可我觉得嘉心糖就是可爱嘛。”

她似乎比你们更爱你们哦,哪怕是你们不那么能见光的一面,她都揽进怀里,紧紧地抱住。

粉丝在偶像心里意味什么呢?有的是财布,有的是kpi,有的是流量……而嘉然小姐叫你们猪猪糖,想方设法让你们早睡,为你吃饭少切了一半鸡胸肉抹眼泪。她多像热恋期的小女孩啊,点滴的少女心思,都被你们一言一行所牵着走。

你打个千元的大红sc,她可能无动于衷。但你好好吃饭的事情被她知道了,她能高兴地跳起来。

为什么喜欢嘉然小姐呢?大概是这个人与人充满套路和算计的时代,嘉然小姐和嘉心糖的故事却那么纯粹:打动一颗真心的不是人设、不是台本,而是另一颗同样火热的真心。

因为真心,他们有才的二创,有病的发病,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对嘉然小姐的爱。

因为真心,他们顶着恶意和攻击,去各个圈子万象天引,让嘉然小姐能被更多人看到。

因为真心,BW万人空巷,他们台下高喊Asoul,姑娘们台上高喊一个魂。

因为真心,所以她终将站上高高的鸟巢舞台,而嘉心糖在台下和她一同闪耀。

……等三十年后,嘉然小姐毕业了,嘉心糖们也老了,当我的孙子看到那张泛黄的粉色照片,问我“爷爷,嘉然小姐是谁呢?”

我想我会扬起嘴角,微笑着回答:

“嘉然小姐啊……她是个虚拟主播,是个很好的女孩……多少个飘雪的长夜,是她拉紧嘉心糖的手,带他们走向明天的朝阳。”

“嘉然小姐,是所有嘉心糖的童话。”


嘉然小姐的毕业季到了

嘉然小姐的直播生涯没什么亮眼的地方,落选A-SOUL,以个人势在国V区平淡出道。她付出过真心,努力设计节目。但vtuber区一直是日V的狂欢,他们的粉丝统治一切。连最大的A-SOUL项目也因中之人无法忍受攻击,直播破防而失败。从此国V区失去了一切,她也只能当vtuber的边角主播。

她就这样栖居在狂欢的小角落,每天陪伴几百名观众和数十舰长,拿三位数的回报。她有时会听到一些传闻:日V区的某某,一场生日会上了几千舰长;某某第一次开播就砍下几十万关注;某某线下BWL的舞台座无虚席。这些对她来说太遥远了,简直难以想象是何种光景。

但她并不羡慕,她用自己的方式爱着粉丝:她叫他们嘉心糖,熬夜为它们画头像;她每天给他们分享自己吃什么,玩什么,像对老朋友那样;她把嘉心糖写的小作文一篇篇收集起来,深夜的时候反复品味;她一次次叮嘱嘉心糖好好吃饭,不要冲动消费。粉丝们被她打动,他们自发不抱团,不捧粉头,人人平等,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她。当隔壁日V区一次次爆出某粉头骚扰中之人,某小团体强迫主播做某事。在无数日V始于万千繁华,却只落得一地鸡毛的时候,她和嘉心糖的爱悄悄地萌芽滋长,开成片暖暖的小花园。

毕业季的那天,她和嘉心糖们最后一次聚在这片花园,没有流星雨般的SC,没有威武的百人舰队,没有满屏的佬佬佬。嘉然小姐和嘉心糖们围在一起,她为他们唱歌、跳舞,他们用满屏小作文和弹幕回应。这场聚会持续到深夜,当最后一次叮嘱嘉心糖们好好吃饭、好好生活后,她深深鞠了一躬,在满屏“然然你带我走吧”的弹幕中结束了直播生涯。

那晚,她做了个奇怪的梦:她梦见自己竞选成功,当上了A-SOUL项目的中之人,开始穿着从没见过的动补服,一次次走进满是设备的直播间。她梦见在战场最前沿奔走,自己的真心被汹涌而来的遛狗、咒骂和反串一次次击穿。她每次下播都泪流满面,怀疑着自己能否坚持。直到那最后的决战,她杀死了心中柔软的女孩,咬牙扛起漫天恶意;一舞、二舞、三舞。。。数字定格在二十的时候,潮水动摇了,呲牙相向的老鼠们也放下武器投奔了她。她叫他们一个魂,他们紧紧相依,向从没去过的远方奔赴:BW、独立演唱会。。。最后是鸟巢,一个魂的灯牌把鸟巢点成了银河,而她在舞台最中央盛放,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她惊醒了,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这个庞大的梦压得她喘不过气来,那股要撕碎她的恶意让她心有余悸。“好可怕!”她缩在被子里,尽力不去回想。她回忆起后面的美好情节,笑出了声,那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啊。她激动地翻了个身,又转而思考自己能否挺过那么多攻击,能否做到那种程度。她最终也没想明白,安慰自己:不过是个梦罢了。

“其实。。。那样也不坏。”嘉然小姐心中默念着,她盖好被子,又沉沉睡去了。


嘉然小姐去三次元很久了

嘉然小姐三次联动很久了。男艺人们帅帅的香香的,谈吐优雅,一次次逗她开怀大笑,还总能照顾她各种小情绪。鼠鼠们却阴湿带病,只会发各种她不懂的逆天弹幕,自卑的它们嗅到了危机,几轮切割后,它们磨平利爪尖牙,开始退到屏幕后面,乖乖打榜引流,做着粉丝们真正该做的事。

嘉然小姐的事业越来越好,各路艺人都夸她可爱懂事,她的生涯像条腾飞的巨龙。从独立演唱会到春晚,最终鸟巢专场演唱会也被轻松拿下。一首又一首,超级敏感、猫中毒、花间酒……鼠鼠们的灯牌将深夜鸟巢点亮成星空,而嘉然小姐啊,她是星空中最闪亮的那颗。

唱完最后一曲,各位明星在中央大投屏中为她送上祝福,她一一笑着鞠躬回谢。最后某位爱开玩笑的帅气男艺人似乎想活跃气氛,开了句玩笑:

“啊,我好想做嘉然小姐的狗啊。”

嘉然小姐对他深深鞠了一躬,一字一句地回答:

“谢谢你,可是我喜欢的人,是鼠鼠。”

鸟巢突然安静了,安静到掉下一根针都能听见,安静到只剩下十万名鼠鼠,和嘉然小姐砰砰的心跳声。


老鼠和巴别塔

“就你们这样也想去鸟巢?你知道鸟巢开演唱会有多难吗?”知道我追虚拟主播的朋友,看到我们的口号后,冷笑着对我说。

我知道,我无话可说,微博正当红,或曾当红的艺人们,他们盘踞在流量的王座,随手一挥就是热搜。军队般严整的反黑组,为他们战斗在每个角落……他们的热度那么辉煌,他们的数据是那么遥不可及。

但即使他们,几乎也没人有去鸟巢的资格。

过去二十年的人生里,我总听到这样的话:凭你也想当科学家?凭你也想成功?就凭也想被人爱…我多么想驳倒他们,生活却总站在他们一边,将一个个耳光狠狠甩在我脸上。所以我已经成了被反复的失望磨平棱角,习惯了退而求其次的人:即使丢掉梦想,只要在下水道苟且就好了;即使不出人头地,只要养活自己就好了;即使不想温暖的拥抱,只要不伤害别人就好了。

即使一辈子看不见月光,只要攥紧六便士就好了。

可她们不一样。她们那么耀眼,那么美好。她们对龇牙咧嘴的老鼠们微笑,把它们的梦编成歌谣浅吟低唱,对它们一次次倾诉土味下雨高妙的真心话。她们是春风,是月亮,是能让你笑着度过长夜的美梦。如果卑微的我不配走到美好的彼岸,那让她们代替我吧!让她们站在最高的舞台,唱起童话般的歌谣,在九万人的掌声和欢呼中盛放吧!

亲爱的神,佛陀或者上帝,我有什么可献给您的?请点燃我,让我照亮姑娘们的鸟巢路好不好?丢掉的梦、暗淡的未来、没有意义的人生…让它们同我烧起来吧!让火焰肆意亲吻我的全身,让那抹金黄晕开了浓重的黑吧!我会咬着牙,等姑娘们有说有笑地走过,在最后一次鸟巢梦里合上双眼,等地狱或阎罗来找我…

于是我醒了。

眼角划过一滴泪水,是梦吗,还是启示…电脑还发着嗡嗡的噪声,屏幕上她们对我灿烂地笑着。梦中的燃烧,似乎并没有换来直达鸟巢。只换来了新的一天。

于是我明白了,这是种恩赐,从此下水道的老鼠,有了梦想巴别塔的权能。这又是道诅咒,因为巴别塔的耸立,终要老鼠们将汗水砌进每砖每石,在无数日与夜的苦劳中堆起来。可犹豫再三的我,还是拿块石头砌在基座上。

如果什么都不做,巴别塔注定只是张蓝图,有了每一砖,巴别塔才开始在人间升起。

而且我并不孤单,无穷的远方,许多人自与我一起做着同样的事业。我不知道它会持续多久,有多少人会离开,甚至不确定自己能否看到它的升起。

但我知道,我们终将在没有黑暗的鸟巢相见。


页面: 1 2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