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main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珈乐

(同人小说)狼与骑士

两百多天没下雨了,草原泛起了一片片枯黄,绵羊和野兔也肉眼可见地减少,饥荒和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个新生的狼群。紫发小狼王和骑士开始饿着肚子,把多余的口粮留给崽子们,但即便这样,小狼们依然饿得呜呜直叫。

直到最近七天的星象仍然没有变化,小狼王知道,该迈出那一步了。

夜晚,趁小狼们睡得正香,她悄悄叫醒骑士,带他来到洞边。

“明天你收拾好东西,带孩子们离开洞穴……往南走,去卢比孔河,那条先祖曾栖居的母亲河。”

骑士重重地顿了下剑,表示遵命。“那你呢……乐?”

“我要去很远的南方,去寻块水草丰美的地方,东边不是领地,我们不能住一辈子。”

骑士的呼吸凝重了起来,他看着月光下的小狼王,最后还是低下头去。她贴在他怀里,双手围住他的腰。

“等我,骑士。”他们紧搂在一起,静静地听着虫鸣声。

“想我的时候,就看看月亮,我会把自己的思念,一点点告诉它。”

不知道多少轮日月更替,直到一滴雨砸在骑士沾满泥土的铠甲上,他又一次想起了珈乐。

“爸爸,下雨了!”狼孩子们围住他,激动地又唱又跳。 “是啊,下雨了……孩子们,以后不用挨饿了。”他揉了揉孩子们的头,恍惚间又想起了她。“要是你们妈妈看到,会有多开心呢。”

“阿嚏!”珈乐被一阵寒意激醒,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雨淋透了。刚才好像有三条猎犬一直在追赶,她直到狂奔进这片丛林,才甩开了它们,随后就累昏过去了……珈乐强撑起意识,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这场雨要也能下在骑士那里该有多好……不知道他们怎么样。”她四处寻找躲雨的地方,却不自觉想起了他和孩子们。

“住手!”他横在两名他们中间,将剑重重插在地上,两名本来龇牙咧嘴的狼人讪讪地垂下尾巴,退到一边去了。

“孩子们!你们长大了,有力气了,可无论怎样,你们都是狼群的一员。”他挥舞起双手“卢比孔河那么长,河畔那么大,却没有我们栖居的地方。拿猎枪的人日夜追逐我们,我们却把獠牙朝向自己同胞。”他捏紧了拳头,环顾着周围低下头的孩子们。

“你们的母亲还在远方奔波,我们却无法接她回家!难道我们要在猎犬和偷猎者的追杀中过一辈子吗?不!我们也要自己的领地,河的对面,是敌人,敌人!”他高呼起来,周围的狼人逐渐抬起了头,和他一起高喊。

“敌人!敌人!”

“收拾武器,备好干粮,明天天亮,我们渡河。给她一个回家的地方!”他高举起剑,被狼人们的欢呼包围起来,心里却惦记着所剩无几的干粮,默默叹了口气。

“对不起,珈乐。和你那次一样,我也别无选择了。”

珈乐望着腿上被划开的伤口,悄悄地掉下了眼泪。她并不怕疼,只是感到自己老了,猎杀羚羊都差点要了她的命。“皇珈骑士……孩子们……我好想你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对远方的明月倾诉着委屈……不知不觉她睡着了,她梦见了孩子们站在大理石做的宫殿前,对她挥舞着手,他们中间,骑士穿着那套老旧的铠甲,对她张开了怀抱……她似乎忘记了身上的伤,挤出一个孩子般的微笑。

“11月2日,珈乐,你应该想不到这里发生的一切。”深夜,骑士——不,应该是国王,在自己的书房写着手记。“那天我们偷偷爬进城门,杀光了拿剑的人,还有组织盗猎的有钱老爷们。我们本来想走,但许多衣衫褴褛的人围住了我们,他们一边欢呼,一边举起我们前进。队伍的人越来越多,一路朝首都开了过去……”他拿羽毛笔沾了下边上的墨瓶,继续写道“总之糊里糊涂,我就成了国王,不过没关系,乐,我会做个好国王,像你的好骑士一样。”

“老大战斗的时候受了重伤,医生没救过来,他最后的愿望是你可以回家……傻孩子啊,我一定会做到的。我已经弄清楚了你前往的方向,天一亮就可以出发了……乐,等我啊,乐,我还让乐师们给你写了歌呢……”他感觉眼角一阵模糊,于是放下了笔,悄悄哼起了那段熟悉的旋律。

“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珈乐一路飞奔着,几位骑着高头大马的骑手一路狂追着她。更诡异的是,带头的几个人反复喊着她的名字“珈乐!珈乐!!” 她汗毛耸立了起来,心跳快到了极致。“神啊,快来救救我,我还没见到……”

“啊!”一阵昏天黑地,她感觉双脚离开了大地,一张网把她紧紧地收起来。而马蹄声离她越来越近……“要结束了吗?”她心里想着,一幕幕往事从她眼前闪过:

第一次见到骑士的心动;和骑士结婚、被逐出狼群时流下的泪,漫长的分别和誓言,十几年后终于找到草原的激动……

“对不起,骑士,我还是没能做到。” 她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闭上了双眼。

“但我此生,从未后悔过和你一起。”

她醒了,她闻到周围一阵芳香,发现自己躺在一驾马车中,一张熟悉的脸正焦急地注视着她。

“是你吗……老二,我是在天堂吗。”她摸了摸他的脸。

“妈妈……不是天堂,这里现在叫罗马,是父亲的国度,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罗……马?”她好像听过这个国家,但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妈妈你看!”他兴奋地拉开马车帘,一阵强光晃了下她,她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

好多狼啊……宽阔的大理石道路旁,美丽的花丛中,路过小孩子手上的玩具……是各式的狼雕像,这狼有和她一样的短发、眼神……竟然还带着腿环!!她确定自己回到了人间,有人似乎为她备好了惊喜,只是……这惊喜让她恨不得从车上跳下去。

“搞什么鬼啊!”她怒气冲冲地冲进宫殿。

“创造罗马的狼圣!我向你献上赞美。日月在你面前欢欣,群星在你面前歌唱。你所造的大地如此美好,充满了喜悦和荣耀。即使在黑暗之处也有你的慈爱彰显……”一个唱诗班正对着她的雕塑,虔诚地诵着圣歌。她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迈开脚步向内殿冲去,转角一个管风琴乐队在演奏着什么,台上的歌剧家高唱着咏叹调:“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

她捂着耳朵,沿红地毯一路狂奔,在道路的尽头,她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木门,与内外殿精致的装饰不同,这个木门前只是简单铺了点干草,门上有一个小小的爪印……她停在了洞口,轻轻把手按在爪印上。

完全吻合,随着吱呀一声,门轻轻开了。

她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对着她,他身上那具曾经锃银色的铠甲,如今已经灰暗不堪,上面布满了刀砍爪击过的痕迹。那柄大剑却依旧稳稳地插在地上。背后的阳光将骑士的影子长长地拉向她,当她的目光移到骑士的眼睛时,一个变得有些苍老,却依然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乐,欢迎回家。”

“没想到我现在成了国王吧,从你走后,狼群遇到了很多,但我们都……哎?”

紫色的影子迅速扑向了他,把他扑倒在地,她颤抖着揭开面罩,狠狠咬在他厚实的嘴唇上。他精心准备的演说也随之被抛在了九霄云外。他们用力激吻在一起,索取着彼此,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般。但阔别三十年的泪水,却汇集在两张不再年轻的脸庞上,仿佛会一直流淌下去,直到时间的尽头。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